首頁 - 藝術資訊 - 詳情

繞著世界去看倫勃朗

來2源:文匯報 發布時間:2019.11.29
14 0



原標題:世界各地的倫勃朗


2019年是倫勃朗逝世350周年,倫勃朗的家鄉荷蘭將2019年定為“倫勃朗年”。全世界為他舉辦了25場展覽——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館讓大師們對話,舉辦了“委拉斯凱茲,倫勃朗,維米爾:西班牙與荷蘭”展覽;德國以“卡塞爾愛上薩斯基亞:倫勃朗時代的愛與婚姻”展現了倫勃朗的曠世婚姻;英國、美國的美術館用倫勃朗的版畫來展現他對版畫藝術的貢獻;引人注目的是阿聯酋策劃了“倫勃朗、維米爾和荷蘭黃金時代”,人們能在遠離歐洲本土的中東地區欣賞倫勃朗的16幅精美畫作以及維米爾、列文斯和法布里烏斯的珍貴作品。





倫勃朗的家鄉當然是紀念的重鎮,荷蘭弗里斯博物館舉辦“倫勃朗與薩斯基亞:愛在黃金時代”展。而重中之重的當是荷蘭國立博物館,由22幅油畫、60幅素描和300多幅版畫組成了荷蘭國立博物館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倫勃朗作品回顧展“倫勃朗全集”,除一部分已經非常脆弱很難公開陳列的紙本未能展出外,觀眾幾乎能看到他所有的傳世之作,涵蓋了各個時期的不同風格,尤其早期素描和版畫。荷蘭博物館下半年還把委拉斯開茲與倫勃朗并列展覽。





“倫勃朗全集”大展探討這位巨匠生活和作品的方方面面,第一個版塊是“作為年輕藝術家生涯的里程碑”。在倫勃朗特征性的自畫像作品中,倫勃朗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做著不同的表情。仔細觀察倫勃朗眾多的自畫像,人們會發現他擁有無與倫比的天賦。


展覽的第二個版塊聚焦“倫勃朗生命里的那些人”。年輕時的倫勃朗通過為母親、家人和熟人畫肖像來磨練自己的技藝。他甚至在妻子薩斯基亞臥病在床時為她畫了一幅令人震撼的肖像。生活吸引著倫勃朗,乞丐、街頭藝人、流浪者和演員等等周遭的人們都成為他肖像畫的主人公。





倫勃朗演繹的故事也成為特展最后一個核心版塊。他從《舊約全書》中獲得靈感,創作了 《猶太新娘》(約1665—1669)和《扮成使徒保羅的自畫像》(1661),在這些畫作中,倫勃朗對那些熟悉、親密的姿態和情感進行了嫻熟的藝術表達。早期的描繪往往是嚴謹和細膩的,但之后倫勃朗運用了一種粗放技巧,施以巧妙的色彩和光影效果,使作品更具敘事性,凸顯作品中的故事內涵。







展覽中讓人嘆為觀止的是眾多素描作品。看倫勃朗的素描原作,感覺從印刷品上看到的尺幅都比原作大。這些素描作品題材涵蓋人物、動物和風景,筆觸的精細和嫻熟令人驚嘆。倫勃朗用羽毛筆畫獅子,結構準確,筆尖婉轉,粗細變化,線條流暢,充分運用了水分的干濕,畫面靈動,反映了畫家對描摹對象的精準把握和用筆的純熟。


仔細觀察倫勃朗的素描作品,每根線條勻稱順暢,即使交叉角度較大也不紊亂。除了直線,許多素描采用卷曲線條,排列絲毫不亂。人物畫可以看出倫勃朗對各種夸張表情的生動探索。有了素描作品的基礎,他的油畫巨作才能充滿感情。





倫勃朗是推廣蝕刻版畫的大畫家,并使其成為一門重要藝術樣式。蝕刻版畫是以耐酸樹脂覆蓋鐵板兩面,直接用鋒利的針作畫,刻去樹脂,露出金屬,然后將其浸泡在酸液中腐蝕,通過控制酸在鐵板之間不同位置的滯留,產生淺顯或深凹的線條。印制之后畫面線條或精細或粗壯,多次步驟后可以創作出明暗影調的復雜作品。這方面倫勃朗是高手,他同時吸納了銅板雕刻技法,金屬毛邊或銅板雕刻針所造成的上翹的金屬殘留,在印刷中呈現出一種雕刻和蝕刻中都無法產生的粗壯黑線,增加陰影效果的豐富性。蝕刻版畫和倫勃朗的所有油畫作品一樣,對于人物的姿態描繪生動,引人入勝。在一幅自畫像中,他噘起的嘴唇和圓睜的雙眼,一副吃驚的樣子,角度有點上揚,似乎在退縮,生動至極。畫面中蝕刻技術巧妙運用,肩部和帽子的輪廓逐漸消失到邊緣中。另一幅寫生的柯尼利斯·安斯洛像(一位阿姆斯特丹的布商和布道者),倫勃朗通過刻畫左手的手勢,表現了其講話生動的瞬間。





最后不得不提倫勃朗的代表作《夜巡》,這件荷蘭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一直在大廳中央展出,其背后的故事和倫勃朗跌宕起伏的一生緊密相聯,而且畫作在保存中也事件不斷——曾被裁剪過、被刀劃過、被酸潑過……每年超過兩百萬雙眼睛注視著它。2019年荷蘭博物館還用直播的方式展示《夜巡》材料研究和修復的全過程。


(圖片來源于文匯報及網絡)



京ICP備18037615號-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權所有

隱私政策     使用者協議

江苏7位数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