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 詳情

淺析中國畫廊的困境

來2源:美術報 發布時間:2019.06.18
22 0



原標題:畫廊之困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大陸書畫藝術品經營機構至少有三四千家,但基本上都是以傳統畫店、畫攤方式經營的,非采取真正市場經濟意義下現代畫廊的陽光運作模式,通常缺乏一個比較全面系統的營銷策略與方案。眼下大陸字畫經營機構良莠不齊,一些“百年老店”在由傳統畫店向現代畫廊轉型的過程中艱難前行。這些年來隨著一些社會資本力量的介入,現代畫廊已經開始在中國大陸生根、開花、結果,但數量卻很有限,而且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等文化藝術生態相對較好的大都市……這已引起有關方面的關注。


資料圖:香港高古軒畫廊展覽現場


中國大陸現代畫廊缺乏的原因  


近年,中國大陸書畫藝術品市場現已得到一定程度上的發展。從藝術經濟學理論及其應用角度看待,現代成熟的書畫藝術品市場一般應為:“書畫藝術家(藝術品)——中介經紀人——經營機構(傳統攤鋪、畫店,現代畫廊、拍賣公司等)——藝術評論家、策展人——投資收藏顧問——投資收藏家與普通愛好者”這一基本模式,整個市場要素與各自功能分工相對明確。但是要形成一個比較規范完善的藝術品市場體系,則還需要具備多方面的市場條件。


在市場經濟大潮沖擊下,冷靜看待當前中國大陸書畫藝術品市場,一級市場(主體是現代畫廊、傳統畫店、文物商店以及網上畫店等,從事日常交易活動)普遍經營不良,有些萎靡不振;而建立在一級市場基礎上的二級市場(主體是藝術品拍賣公司,所從事的應是精稀類藝術品等高端交易行為)卻相對火爆、大唱主角,占據了當今大約70-80%的市場交易份額。如此反差較大的畸形“繁榮”景象,一直伴隨著整個大陸市場重興迄今,不利于當前藝術品市場健康有序地向前發展。


根據藝術經濟學和藝術市場等相關理論,筆者結合當前市場基本狀況,感到上述問題和現象主要由以下幾方面因素所致:


從法制規范角度來看:大陸藝術品市場從20世紀70年代末逐步重新興起,20世紀90年代開始出現了拍賣交易行為,但由于市場營銷運作本身具有特殊性,自身發展狀況相對滯后,相關法規監管體系仍在完善的過程,一些領域監管暫無可操作性的規章制度;在盡可能利益最大化的動因驅動下,由于違規操作、缺乏監管等而產生的書畫市場問題頻頻再現。像違規“惡意坐莊”“雇托作誘”“假拍”及“賣假”等仍有存在。審視嚴重困擾畫廊發展的字畫真贗交易現象,由于真偽鑒定歷來難度較大,結論難免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究竟由誰說了算?誰來完成具有司法意義的權威鑒定?一旦出現字畫真偽糾紛問題如何由法院進行最后裁定?恐怕遠比一般人想象要復雜得多,于是無意、有意利用漏洞而發生的問題便接踵而來。


從市場要素角度來看:大陸傳統畫店數量大、起點低,在市場興衰變化中自生自滅;現代畫廊鳳毛麟角、舉步艱難。一些在世書畫家本應埋頭藝事創作,但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減少中介盤剝,大多熱衷于自我推銷賣字鬻畫。至于那些私下專職或兼職倒畫的商販掮客們則更是不計其數,而且各色人等皆有。此外,如今一些書畫“名家”,具有一級美術師、教授等高級專業職稱,再冠以諸如美協主席、書協理事或書畫院院長之類的頭銜,名氣自然不小。但其社會地位高低與所創作作品藝術價值大小,未必有必然聯系。而在常人眼中,字畫價格往往成了創作者在藝術市場上的身份地位象征,造成書畫家之間不斷相互攀比、作品潤格逐年攀升,字畫即便賣不掉也不愿公開降價的不良局面。以此為主體的當代字畫交易存在價格虛高、市場“泡沫”比較嚴重等現象,沒有太多的市場調節規律可言。還有不少在世書畫家或收藏家感到:由于拍賣市場交易狀況及其特點,書畫成交價格普遍高于畫廊等一級市場,于是便直接將書畫藝術品投放到二級市場中進行交易,這樣不僅見效快、而且回報高。上述種種“角色錯位”“體外循環”“越級跳躍”等不良行為,確實讓當前一級市場要素培育與功能發揮很受“傷”。


從行業誠信道德角度來看:目前畫廊與藝術家、典藏家之間自我約束能力差,比較缺乏信任感。有的畫廊花費較大力量投入,向市場推介簽約藝術家及其作品,可是有些書畫家卻因為缺乏對畫廊合法經紀勞動的應有尊重,不守合約繼續搞“體外”私賣作品,或者簽約一段時間后便甩掉“中介”自己單干;而有些畫廊出于盲目追求利潤,或借機誆騙簽約書畫家,或打著以簽約書畫家為噱頭,大肆銷售其贗品逐利,由此坑蒙簽約書畫家和藝術消費者。這些失信失德、“殺雞取卵”式的唯利是圖行為,不僅嚴重地擾亂了市場價格與雙方利益,阻礙了大陸書畫市場的正常發展,甚至敗壞了某些藝術家與畫廊的公眾形象。


從藝術批評與推介角度來看:藝術評論本應是畫廊向社會推介藝術家及其作品的重要環節之一,但有的藝術評論不客觀、不公正,喪失學術水準的現象屢屢再現,其中不排除存在商業互惠行為、人情世故關系等。其實藝術評論家若能堅守法律規范、職業道德和學術標準而客觀表達個人觀點,并根據按勞分配原則獲取相應的勞動報酬,此舉無可非議。但目前問題疾癥在于有些藝術評論家本身并不能夠做到這些,變相以次充好或指鹿為馬,共同誤導書畫投資家與收藏愛好者。還有些媒體出于自身生存考慮,只要有人肯付推介費用,即使不切實際地過分吹捧文章亦照登不誤。如今越來越多的民眾對這些評論開始不甚相信,已經影響到包括有些畫廊日后推介營銷活動的良性循環發展了。




清雍正 御制青花釉里紅云海騰龍大天球瓶

北京保利2019春拍 成交價:人民幣1.472億元


6月6日,北京保利2019春季拍賣會經過7天共34個專場的拍賣,以逾28.35億元的總成交額圓滿落槌。本次拍賣會共有1件拍品成交破億、51件拍品成交額超過1000萬元,500萬元以上的拍品共有100件, “逍遙座——十面靈璧山居甄選重要明式家具”和“山水清音——劉廣作品專場”兩個專場斬獲白手套。


從機構投入與產出角度來看:目前大陸書畫市場在國民經濟中所占份額有限。一級市場自身“造血”機能差,資本積累普遍不夠,自身可持續發展能力差,較難抵御藝術品市場的周期性波動以及整個國民經濟大環境的變化影響。一些傳統畫店在向現代畫廊的轉型中,由于早期投入大、回報周期長,以及因為藝術品價格浮動風險而造成融資困難,大都較難承受資本壓力,故而首先只得以生存為本。由此造成這些經營機構短期“套利”行為嚴重,在自身形象(包括經營特色和服務水平等)與角色定位等方面變得迷茫,更談不上如何吸引優質書畫資源、推介優秀藝術品和書畫新人以提供可靠的市場產品,乃至規劃“長線運作”了。而對照目前西方發達國家一些通行做法,我國有關部門對于該行業在稅收等方面的扶持力度不夠,確實也值得引起多方關注。


從字畫典藏與投資選擇角度來看:社會收藏文化涵養培養需有一個長期積淀過程,絕非僅靠短期“補課”就能夠奏效的。而如今人們對藝術品投資的觀念遠不如證券、房地產深入人心,涉足其間的大陸企業家盡管也有一些,但真正能夠做到以收藏鑒賞為主的數量十分有限,不少人仍以投資保值增值、公關送禮等目的為主。至于令人詬病的“雅賄”現象,僅從近年來一些貪官因腐敗問題被收繳的贓物中便可以窺見一斑了。此外,古代書畫家們大都經受了時間檢驗,藝術史地位相對較為確定,存世作品有限,但古舊字畫贗品多、鑒別難度大,年代較久或稍有名頭的作品交易價不菲。而當代書畫家作品存世量大,一些在世者還在源源不斷地創作新的作品,由于沒有經過一定時代的積淀和篩選,今天一些所謂的“名家”“大師”,很可能不久之后便會被歷史潮流無情地淘汰。至于誰來掏錢買?買賣誰的書畫作品最好?風險依舊較大。其實目前就已有人開始為自己以往的一時沖動交易和不當選擇叫苦不迭了,由此亦影響了不少書畫投資典藏家入市的信心與熱情。


從專業人才培養角度來看:現代畫廊經理人本身就應是既懂經濟又深諳傳統文化的復合型人才,而目前大陸的書畫經營者綜合素質不足,要么會經營但不太懂得藝術,自身經營理念和市場定位模糊;要么文化涵養較高卻又不善于理財和交際等,具有學術化、市場化和國際化運作視野、專業素質全面的經紀人才頗為缺乏,這在相當程度上影響到目前傳統畫店的檔次提升和向現代畫廊的順利轉型。盡管近年來已有某些大專院校開課試圖培養這類人才,但因老師的教育背景或研究方向多為與之臨近的專業分支,近來才轉入該領域,一些院校倉促上馬、師資力量不足,培訓質量自然也就受到一定影響。俗話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要想盡快解決這類專門人才問題,短時間來看談何容易?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中國大陸藝術品市場存在的問題,除了法制規范、運行秩序、行為監管、誠信道德危機和市場要素培育等方面,單就一級市場中的“現代畫廊”這一重要環節的發展來說,就可以窺見一斑了。上述包括社會經濟和文化環境等主客觀因素,造成中國大陸畫廊行業迄今依舊如同一只雛鳥,難以飛得高、飛得遠。客觀理性地分析看待,如果沒有一級市場的健康繁榮發展,一味地期待中國大陸書畫藝術品市場早熟,顯然是不現實和徒勞的。雖然大陸藝術品市場的每年交易額曾從數十億元增長到千億元人民幣以上,但隨著近年來市場調整力度加大,成交量出現了相當程度上的萎縮,且該市場在蓬勃發展的勢頭中也包含著不少“硬傷”和“虛火”。


通過形式看內容、現象看本質,若用實踐來檢驗早些年前就彌漫的諸如“中國藝術品市場已經走向成熟”等類似說法,無疑如同癡人說夢。因此相關各方只有盡快著手對癥下藥,規范完善各自行為準則,才可能使這一市場盡早步入健康有序的發展軌道。


(圖片來源于美術報及網絡)


京ICP備18037615號-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權所有

隱私政策     使用者協議

江苏7位数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