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資訊 - 詳情

是什么決定了藝術品的市場價格?

來2源:中國美術報 發布時間:2019.06.12
12 0



原標題:被扭曲的藝術價值認知


紐約時間5月15日,在佳士得“戰后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專場中,杰夫·昆斯的雕塑作品《兔子》以4000萬美元起拍,最終以8000萬美元落槌,加傭金后以9107.5萬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幣6.26億元,刷新了去年11月同樣在佳士得拍賣中以9031.25萬美金成交的霍克尼1972年的繪畫作品《一位藝術家的肖像(泳池和兩個人)》所創下的在世藝術家作品拍賣最高紀錄。對于杰夫·昆斯,大家并不陌生,他不僅是藝術界的超級明星,也是備受爭議的藝術家之一,曾多次卷入訴訟,被指控抄襲。然而,無論我們對他以及他的作品喜歡與否,其作品獲得如此之高的市場價值已是不爭的事實。這次拍賣或許會引起很多人的思考,如這件作品憑什么能拍到如此高的價格?


或許,在大多數堅信藝術品應代表某種崇高精神意義的學者眼中,藝術市場成交價格與藝術價值無必然關系。但有一個事實卻是任何人都無法否認的:那些天價藝術品正越來越多地左右著世人對藝術價值的認知,甚至讓很多人相信交易價格就是對藝術價值的呈現。關注天價藝術品的不僅有頂級富豪、藝術投資人,還有無數普通老百姓和藝術工作者。


讓很多人難以理解的是,像杰夫·昆斯這樣的藝術家,作品為何能賣到如此高價?公開的事實是,昆斯其人不僅充滿爭議,許多的行為還令人不齒。而且他的作品均是以工業化手段制造,并不符合傳統意義上對藝術品的理解。要弄明白這個問題,就不能局限于藝術或文化的范疇。事實上,與其說杰夫·昆斯是一名成功的藝術家,更不如說是一位優秀的商人。他的過人之處在于能找準目標客戶的心理需求,運用高效宣傳策略攻陷投資人和藝術機構。杰夫·昆斯身上的許多爭議與丑聞,更像是圍繞娛樂明星的八卦新聞,雖然讓人反感,卻又是大眾媒體不想輕易放過的談資。我們甚至可以將他的抄襲行為,看成有意為之的“碰瓷”。即便杰夫·昆斯因為侵權而被推上被告席,其所支付的成本也遠遠低于這種丑聞被媒體發酵后所帶來的品牌價值提升。


杰夫·昆斯,《冬季事件(社會新聞)》,陶瓷雕塑,1988


1985年法國服裝品牌Naf Naf的秋冬廣告


或許我們可以對像杰夫·昆斯這類明星藝術家的天價作品提出無數質疑,卻無法忽視他們在當下傳媒環境產生的文化影響力。事實上,在當前藝術行業內,能否在市場中占得一席之地,早已成為衡量一名從業者成功與否的主要評判標準。即便是名不見經傳的藝術家,只要有一天作品能賣出意料之外的高價,也會成為許多人膜拜的對象。放在幾年前,又有多少中國人知道巴斯奎特呢?就連梵高、莫奈、畢加索這類西方藝術家的名字之所以變得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也并非出于其藝術成就,而是來自拍場的天價傳聞。又如國內幾個明星藝術家,盡管幾十年來只能不斷地搞自我重復,但誰又在乎呢?只要作品賣得好、賣得貴,到今天這些人仍然是許多底層藝術工作者崇拜的成功偶像。


在漫長的人類歷史進程中,藝術創作的贊助人大多來自于帝王、貴族、教會,這些勢力或者為裝飾門面,或者出于對高雅文化的真誠熱愛,守護著藝術與文化創造事業的極致追求。或許今天的批評家會認為古代藝術都是為權貴服務的,卻無法否認現代文明是建立在由它構筑起的堅固基石之上的事實。當今藝術創作貌似更多元自由,卻越來越多地受市場和資本所操控。與古代藝術贊助人不同的是,現代資本并沒有追求極致文化的野心,其所看重的是利益最大化。只要有利可圖,即便公開指鹿為馬也在所不惜。在這樣一種大環境下,那些擅長迎合資本心理需求和自我營銷的藝術家,如達明安·赫斯特、杰夫·昆斯等人便能脫穎而出,成為藝術市場的弄潮兒。


在這個時候,如果我們還自命清高地拒絕正視這些天價藝術品就大錯特錯了。資本所要做的,不僅僅是通過哄抬藝術品價格來套取利益,而且還試圖左右人類藝術和文化發展方向。以杰夫·昆斯為例,收藏他作品的不僅有頂級富豪和投資人,還有眾多西方博物館和機構。資本與博物館、畫廊、拍賣行、學術機構、理論家站在同一陣線,建立一種權威系統,只有被這個權威系統認可的藝術家與作品,才能獲得相應的市場地位。試想這個掌握絕對優勢資源和話語權的集團,有可能自打嘴巴,貶低手中的藏品嗎?這樣一來,即便是在一些獨立學者看來毫無價值的作品,只要獲得這個系統的認可,也可被推上大雅之堂。在這個時候,藝術品更像是一種純粹的符號性商品、一種用來操控牟利的工具,圍繞它打轉的一群人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角,其本身價值如何并不重要。


這個集團對藝術話語權的支配能量,可以大到令人膛目結舌的地步,遠超任何古代帝王貴族。他們可以投資建設博物館、研究機構,聘請最好的理論家來建設學術體系,為自身利益保駕護航。由此可見,如果說過去人類歷史一直被權貴精英文化統治的話,那么當下正在進入一個被資本精英控制的時代。而藝術品在市場上呈現的價格趨勢,則是資本對利益追逐的一種體現,市場成交價則體現的是資本的胃口。


藝術品作為商品的價格雖然與本身文化價值沒有必然聯系,但在市場的推波助瀾中,卻無聲無息地影響著藝術家創作的方向,并吸引大批利欲熏心的追隨者。但是,無論市場和資本的力量多么強大,任何人都絕不會是上帝在人間的代言人,無法操控人類文明的終極走向。只要我們稍微回顧一下,那么多燦爛的文明,那么多不可一世的帝國,不都被歷史的塵埃所掩埋了嗎?人類文明進程自有規則,物極必反,違背歷史發展規律的商業操控,只是暫時的鬧劇。站在歷史的高度俯視今天的藝術行業,便會發現不過是一場接一場上演的兒戲罷了!


(圖片來源于中國美術報及網絡)



京ICP備18037615號-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權所有

隱私政策     使用者協議

江苏7位数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