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術百科 - 楊炳湘

恭喜詞條編輯詞條創建成功 09:29:40

已收錄1363個詞條 已瀏覽109612人次 創建詞條
楊炳湘-美術百科

楊炳湘

詞條統計

瀏覽次數:109612
最近更新:2019-12-17
創建者:詞條編輯

楊炳湘
109612 0


楊炳湘,1947年生,四川鄰水人,自幼習畫。1968年應征入伍,在部隊任宣傳干事,從事繪畫工作,1976年轉業到詩刊社任美術編輯,1986年加入中國美術家協會, 1997年被中國文聯、中國美協評選為首屆“中國畫壇百杰”。歷任詩刊社美術副編審、環球人物藝術網藝術顧問、世界文藝家聯合會理事、中國詩聯書畫研究院副院長兼書畫專業特級研究員。擅長山水畫, 兼及其他,畫風自然清新,重意境與格調,主張“因境變法,移情入畫”。作品在國內、國際畫展中十余次獲獎,入選在北京舉辦的大型展覽,以及在日本、美國、加拿大、韓國、新加坡、新西蘭、聯合國、歐洲多國包括在中國香港、澳門等地舉辦的展覽。出版有《百杰畫家?楊炳湘作品精選》《中華傳世名家系列專集?楊炳湘作品選》等個人畫集。


  • 中文名: 楊炳湘
  • 出生地: 四川鄰水么灘高坎塆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47年12月23日
  • 別名: 楊炳香、楊爽
  • 職業: 畫家
  • 民族:
  • 主要成就: 首屆中國畫壇百杰

藝術簡介


楊炳湘,1947年生,四川鄰水人,自幼習畫。1968年應征入伍,在部隊任宣傳干事,從事繪畫工作,1976年轉業到詩刊社任美術編輯,1986年加入中國美術家協會, 1997年被中國文聯、中國美協評選為首屆“中國畫壇百杰”。歷任詩刊社美術副編審、環球人物藝術網藝術顧問、世界文藝家聯合會理事、中國詩聯書畫研究院副院長兼書畫專業特級研究員。擅長山水畫, 兼及其他,畫風自然清新,重意境與格調,主張“因境變法,移情入畫”。1989年應邀在中國美術館畫廊舉辦個人畫展, 1995年應邀為天安門城樓創作《萬壑松風》丈二匹大幅國畫,被天安門管理處收藏并在天安門城樓陳列展出。作品《江南春曉》1985年獲“祖國環境美展覽”二等獎,《鄉情》1988年獲“中華杯中國畫大獎賽”三等獎,《青松明月》1988年獲“牡丹杯國際書畫大獎賽”二等獎,《湖光山色》2004年獲“當代著名書畫家精品年展”銀獎,《山水》2006年獲首屆“和諧杯”全國詩書畫攝影作品大展賽一等獎,《江南春》2008年獲“南疆杯?中國著名書畫家藝術精品提名展”特等獎等,在國內、國際畫展中十余次獲獎,入選在北京舉辦的大型展覽,以及在日本、美國、加拿大、韓國、新加坡、新西蘭、聯合國、歐洲多國包括在中國香港、澳門等地舉辦的展覽,入編《現代中國名家山水畫集》《中國歷代書畫名家精品選集?美術卷》《丹青畫史∶影響中國畫壇風格走向的藝術家(山水卷)》《中南海珍藏畫集》《大家之路》等。傳略收入《中國當代書畫家名人大辭典》《世界名人錄》。出版有《百杰畫家?楊炳湘作品精選》《中華傳世名家系列專集?楊炳湘作品選》等個人畫集。

藝術年表


1947年 12月23日

出生于四川省鄰水縣么灘鄉高坎塆。

母親譚紹蘭(1922—1984)四川人,出生中醫世家,勤儉善良,寬厚仁慈;父親楊平安(1921—1980)四川人,讀過私塾,喜愛文學藝術和戲劇,為人正直,大公無私,任生產隊長數十年,造福鄉里,品格高尚,受人尊敬,解放初期被推舉為地方人民代表,家鄉人都叫他楊代表。父母早年去重慶打過工,比較開明,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

楊炳湘自幼對父親買回來的年畫、連環畫和圖書著迷,喜歡畫村里的房子、山上的樹和小鳥。

1955年 8歲

上小學,能畫小的生活場景畫,經常得到老師表揚。除了畫畫,還喜歡讀書,小學期間通讀《說唱西游記》,粗讀《三俠五義》。

1961年 14歲

考入離家120里路的縣重點中學——四川省鄰水中學讀初中和高中,每學期要徒步從家到學校往返一到兩次,多次一個人步行往返,不僅磨煉了意志和膽量,還熟悉了更多家鄉的山水風光。上初中,成了校美術組三成員之一,得到解放前夕從西南美專畢業的高才生,著名畫家馮宗祥老師指教,學習素描、國畫、油畫、水彩畫、水粉畫和色彩學的基礎知識。課余,大量閱讀中外文學名著,作文獲縣校征文比賽二等獎。

1968年 21歲

1967年高中畢業,本來準備考四川美術學院,可那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學校停止招生。正在茫然之際,恰好部隊要在縣里招幾個女兵,當時楊炳湘在縣文化館畫畫,部隊負責征兵的首長高英師和高杰處長從學校的墻報上見到楊炳湘畫的畫,就找到她,把她招到了部隊。在部隊,任宣傳干事,畫毛主席像,畫宣傳畫、連環畫和為詩集畫插圖。業余時間讀《全唐詩》、文學、藝術、哲學類書籍。部隊集訓期間到云崗石窟參觀。

1976年初 29歲

《詩刊》復刊,轉業到詩刊社任美術編輯,負責插圖插畫的組稿和創作、設計。期間,努力提高創作水平, 師造化積累創作素材,藝術上,力求作品自然清新,重意境與格調,因境變法,移情入畫。

1977年 30歲

到中直石家莊“五七干校”勞動一年,勞動之余寫生作畫。

1978年 31歲

回詩刊社。五一假期到十渡寫生。

1979年 32歲

作品《山村秋色》入選 “建國三十周年北京美術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展出。

1980年 33歲

作品《泉》、《瀑》入選中國國際貿易促進會主辦的展覽,在日本、美國展出,作品被收藏。

應邀撰寫《中國畫的筆與墨》,在《吉林青年》第五期發表。

在《中國報道》、《北方文學》、《長春》等期刊發表作品。

加入北京山水畫研究會,與白雪石先生相識。

作品多次參加山水畫研究會舉辦的展覽。到黃山寫生。

1981年 34歲

加入北京美術家協會。

與吳冠中先生相識。

1981年前后,常到中央美術學院和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旁聽錢紹武、黃永玉、何海霞、盧光照、吳冠中、白雪石等名師名家為美院學生、研究生講授的一些大課,以及一些針對研究生的繪畫演示課。

創作有《黃山日出》等作品。

1982年 35歲

以優異成績通過由中國作家協會職稱評審委員會按規定組織的大學文科主要專業包括美術史的考試,由中國作家協會正式授予文藝編輯職稱。

作品《風雨協奏曲》、《秋色》參加“八十年代中國畫展

10月,到峨眉山、青城山、樂山并沿嘉陵江到重慶、大寧河小山峽和長江三峽寫生。

創作有《乘風》《急流竟進》等作品。

1983年 36歲

《春風潤雨》參加“今日北京”畫展,《山鄉之晨》入選“北京當代美術作品展”,被北京美協收藏。

創作有《霧里歸舟》等作品。

1984年 37歲

作品《山居》在勞動人民文化宮展出,獲“三八”紀念杯獎。

作品《黃山日出》在《中國書畫》發表。

《歸牧》入選“建國35周年北京美術作品展”,被北京美協收藏。

創作有《牧》、《雨后》等作品。

1985年 38歲

《江南春曉》參加 “祖國環境美”展覽,獲二等獎。

人民美術出版社編輯出版《鄉情——楊炳湘中國畫作品》個人專集。

到雁蕩山、普陀山、溫州、蘇州、烏鎮、黃浦江畔、棲霞山、杭州西湖等地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鄉居》、《鄉趣》、《賞月》、《臨水人家》、《風雨歸舟》、《蔬林》。等作品。

1986年 39歲

加入中國美術家協會。

《早春》等4幅作品入選在新加坡舉辦的“中國四季畫展”,作品被收藏。

《黃山日出》等三幅作品入選在香港舉辦的“中國園林風光畫展”,作品被收藏。

創作有《晨霧》、《曉色》、《夜之聲》、《云翳》《晨光》、《山居》、《峽江行》、《逐浪》、《雨歇》等作品。

1987年 40歲

撰寫短文《也談山水畫的意境》,在《美術家通訊》第7期發表。

《鄉村》等三幅作品入編新華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畫新百家》。

向十一屆亞運會捐贈《山水》畫一幅。

《春牧》、《雨后》參加“中日女畫家水墨畫聯展”,在日本展出。

創作有《欲雨》、《塬上》、《雨季》、《晚香》、《疾風?沙塵暴》、《二月》、《秋汛》、《郊晚》、《山谷蹄音》、《小橋村》等作品。

1988年 41歲

《鄉情》參加中國美術家協會、北京人民廣播電臺聯合舉辦,在中國美術館展出的“中華杯中國畫大獎賽”,獲三等獎。

《青松明月圖》參加“牡丹杯國際書畫大獎賽”,獲二等獎。

《春牧》等6幅作品入選 “現代中國畫聯展”,在新加坡展出。

《空谷》、《幽居圖》等4幅作品入選北京首都博物館、日本全農農協舉辦的“中國現代畫家作品展”,在日本展出,入編《現代中國畫家名鑒》畫集,《江南春曉》被日本藏家收藏。

《雨霽》入選中國畫研究院舉辦的“當代中國畫展”。

向“愛我中華,修我長城”捐贈山水畫一幅。

到河澤參展觀光。

創作有《歸來圖》、《家園》、《清霧》、《茅山紀游》等作品。

1989年 42歲

7月25日至30日,應邀在中國美術館畫廊舉辦個人畫展,中央電視臺拍攝展覽影像信息在當天晚間新聞中播出,新華社發通稿報道展覽信息,《光明日報》、《人民日報(海外版)》、《文化報》、《文藝報》、《人民政協報》、《北京青年報》、《北京晚報》、《美術》雜志等多家媒體先后發表作品和展覽信息、畫家或美術評論家的評介文章給予肯定。

《美術》雜志第11期發表《疾風》等4幅作品,同時刊登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錢紹武先生為楊炳湘撰寫的評介文章《“應景變法”門外談》。

4月8日,《文藝報》發表作品《欲雨》以及歐京海先生撰寫的評介文章《放歌蕩漾蘆花風——讀楊炳湘山水畫記》。

9月21日《光明日報》發表方振寧先生撰寫的評介文章《養人之山之水——讀楊炳湘的山水畫》。

10月14日,《北京晚報》發表劉建偉先生撰寫的評介文章《難忘是鄉情——記中年女畫家楊炳湘》。

12月11日作品《欲雨》在《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同時刊登程禮英女士為楊炳湘撰寫的評介文章《平淡得天真》等。

《云翳》、《曉色》被中國美術館收藏。

《雨季》、《壩上》被中國畫研究院(現中國國家畫院)收藏。

部分作品被中外收藏家收藏。

《歸牧》等5幅作品參加中國畫研究院、現代中國書畫展實行委員會舉辦的“中國女畫家精英展”, 在日本東京展出。

《魚塘晚霞》參加新華書畫院在新華社、美國、日本、加拿大舉辦的系列畫展。

《風雨協奏曲》被中國對外藝術展覽公司在北京美協的藏畫中選中,赴北歐展出。

《鄉情》等多幅作品在《人民中國》《詩林》《中國電視報》發表。

創作有《游云》、《薄暮》、《鄉晨》等作品。

1990年 43歲

《游云》等五幅作品參加中國美術家協會與澳門市政廳舉辦的“中國現代婦女畫展”, 在澳門展出,其中《雨歇》、《游云》被澳門博物館收藏。

《鄉晨》等7幅作品參加“北京女畫家畫展”,在香港展出。

《青松明月圖》入編由山東美術出版社出版的《牡丹杯大獎賽作品選》。

多幅作品在《畫家》《中國畫》《迎春花》《人民文學》發表。

《鄉居》入編《中版外貿十年》。

《漁歸》入編《國際商報創刊5周年紀念畫冊》。

《鄉情》及傳略入編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當代國畫家辭典》。

被新華書畫院聘為特聘畫師。

創作有《嚴冬》、《山靜云閑》、《石峰山》等作品。

1991年 44歲

《歸來圖》《幼林》參加“中韓女畫家作品交流展”,在韓國lotte美術館展出。

《嚴冬》參加中國畫研究院(現中國國家畫院)舉辦的“′91中國山水畫邀請展”。

《幼林》入選城都市廣播電視局舉辦的“五省七方地區雄風杯書畫藝術大展”,在成都博物館展出,作品被收藏。

創作有《無聲的岸》、《春江月》、《暮歸》、《秋漁》、《余輝》等作品。

1992年 45歲

《晚霞》入選新華書畫院在澳門、加拿大舉辦的“中國當代名家書畫展”。

《曉風》參加在香港舉辦的“國際婦女畫展”。

《晨霧》入選“九十年代中國畫展覽”。

《春天的小樹林》入編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國畫百人佳作選》。

《漁歸》入編《海內外書畫名家作品集卒》。

到泰山、曲阜采風、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響水灣》、《一路天籟》、《巴山夜》、《歸漁》、《晨曦》、《野渡》等作品。

1993年 46歲

任詩刊社美術副編審。

參加在釣魚臺國賓館舉辦的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00周年,全國百名書畫家大型書畫活動,作品《山水》被中南海收藏。

《鄉情》以及由吳休先生撰寫的評介文章《大陸女畫家楊炳湘》在《香港國際經貿導報》發表。

《雨霽》參加中國文聯主辦的“′93國際藝術文化交流展”,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展出、入編畫集。

傳略入編河南美術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當代書畫家名人大辭典》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當代藝術界名人錄》。

創作有《園林》、《家山》、《漁汛》、《晚歸》、《湖岸人家》、《秋嶺余韻》、《悠游》、《夜歸來》等作品。

1994年 47歲

作品《山水》入編《中南海珍藏畫集》。

傳略收入英國、美國傳記學會編輯出版的《世界名人錄》。

《巴山夜》及傳略入編由世界華人藝術報社、香港大世界出版公司編輯出版的《世界華人藝術家成就博覽大典》。

創作有《秋江》、《無風的正午》等作品。

1995年 48歲

應邀創作《萬壑松風》丈二匹大幅國畫,被天安門管理處收藏并在天安門城樓陳列展出。

《春江月》、《鄉村》參加中國美術家協會、亞洲美協聯盟主辦,在香港展出的“亞洲女畫家作品展”,獲優異獎。

《晚歸》、《青松明月圖》入編外文出版社、湖南美術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國當代女畫家》。

《明月松間照》被美國中國畫廊收藏。

《盛夏》入選由文化部、全國婦聯主辦的第4次世界婦女大會“中國女畫家作品展”。

多幅作品在《中國書畫》發表。

入編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美術書法界名人名作博覽(上卷)》。

傳略入編陜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世界現代美術家辭典》。

《漁歸》等4幅作品參加在中國美術館舉辦的《迎春畫展》。

創作有《出漁》、《鴨戲圖》、《傍水而居》、《村前村后》等作品。

1996年 49歲

《鄉情》入編四川美術出版社出版的《世界美術家作品選集》。

《幼林》參加“風雅杯中國當代著名國畫家藝術作品邀請展”,在河南周口市展出。

《山莊》及傳略入編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中國當代美術家書法家漢英辭典》。

《歸來圖》及傳略入編安徽美術出版社、世界華人美術名家出版社出版的《世界華人美術名家年鑒》。

到開封采風。

創作有《秋深》、《湖上》、《清夏》、《山水疊疊近黃昏》、《映日荷花》、《紅荷》等作品。


1997年 50歲

作品《暮歸》、《鄉思》參加由中國文聯、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中國畫壇百杰作品展”,被評選為首屆“中國畫壇百杰”,入編《′97中國畫壇百家作品集》。

9幅作品9月1日在《世界日報》發表,同時刊登由吳休先生撰寫的評介文章《女畫家楊炳湘》。

作品《漁》參加由中國文化部社會文化司、港澳臺文化事務司主辦,在中國美術館展出的“迎接′97香港回歸?中國書畫作品大獎賽”,獲優秀獎。

《漁汛》參加在香港大會堂舉辦的展覽。

《晨暉》、《歸雁》參加“新西蘭首屆中國書畫作品展”,作品被收藏。

《青松明月》入編國際美術家聯合會、炎黃書畫院編輯出版的《世界當代著名書畫家真跡博覽大典》。

為希望工程捐贈山水畫一幅。

到安徽宜興、西遞村、黃山、九華山等地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驟雨初歇》、《流水釣》、《細雨》、《草甸子》、《夜泊》、《鄉村》、《云里霧里》、《松山一景》等作品。

1998年 51歲

《清江輕帆》入選緬懷周恩來誕辰一百周年“全國書畫名家作品 邀請展”,在中國美術館、遼寧美術館展出。

《漁歸》等3幅作品參加韓國、日本、東方美術交流學會在韓國舉辦的“′98besto美術節漢城展”。

《青松明月圖》、《漁汛》入編安徽美術出版社出版的《世界華人美術名家書畫集》。

為抗洪救災捐贈作品《漁》。

到鏡泊湖、長白山地下森林公園、海參威采風、參觀博物館。

創作有《曉霧》、《河運》、《漁》、《秋趣》、《南歸》、《寒夜》、《奮飛》等作品。

1999年 52歲

由中國美術家協會、遼寧美術出版社編輯出版《百杰畫家?楊炳湘作品精選》個人畫集。

《春江月》等12幅作品參加《′99中國畫邀請展》,在炎黃藝術館展出,一幅作品被收藏。

《家在云天》入編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詩詞創意畫集》。

到泰山、孔廟、長島、蓬萊、成山頭等地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北疆初寒》、《山村之夏》、《岸上風景》、《山間小路》等作品。

2000年 53歲

《鄉情》入編日中國際美術協會、大公報出版有限公司編輯出版的《現代中國名家山水畫集》。

《疾風?沙塵暴》參加“共圓綠色夢”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展出。

向中國紅十字會捐贈山水畫一幅。

被評為中國作家協會先進工作者。

到張家界、猛洞河、桃花源、岳麓書院、鳳凰古城等地采風、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鄉里人》、《山家》、《秋水無聲》、《春意濃》、《山泉》、《賞秋》、《一船秋色》等作品。

2001年 54歲

《家在云山中》入編湖北美術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當代著名國畫家精品集》。

應邀到西山作畫一周。

創作有《滿塘清香》、《山村》、《空山鳴禽圖》、《閑趣》、《陽光下》、《雨后泉林喧》、《漁家》、《西山云起》、《雨后草木新》等作品。

2002年 55歲

《秋運》入選“媽祖文化與中華傳統美德全國美術作品展”,作品被收藏。

《蕩舟》在《詩林》發表。

創作有《風起一帆輕》、《湖邊秋色》、《石橋村》、《秋運》、《冬天的雜樹林》等作品。

2003年 56歲

多幅作品入編河北美術出版社編輯出版的《名家畫山水》《名家山水畫小品》畫集。

創作有《西園即景》、《夕陽山外山》、《小山峽》、《仲夏》、《河風》、《爽秋》、《春汛》、《葦塘秋》、《湖山吟詠》《山里人家》、《清泉出山》等作品。

2004年 57歲

《湖光山色》入選 “當代著名書畫家精品赴歐洲巡展”,獲銀獎,作品被中國臺灣乾隆藝術館收藏。

《晨牧》參加 “太陽杯中國書畫名家精品大展”,獲銀獎。

《晨霧》在“第二十八屆世界遺產大會國際書畫大賽展” 中獲金獎。

創作有《溪山云起圖》、《山雨欲來》、《秋山疊疊》、《早春》、《云里家山》、《山村》、《湖畔》、《長城》、《秋嶺清溪》、等作品。

2005年 58歲

由中國名人書畫院主辦的《文化市場》報,以整報四版刊登楊炳湘的《曉風》、《塬上》等14幅作品,同時刊登吳休先生撰寫的“落想不同,下筆自異——楊炳湘山水畫賞析” 評介文章。

《山水》獲首屆“揚州八怪杯”全國書畫大展賽二等獎。

《風帆圖》入編由中國新聞社、香港中國新聞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華翰墨丹青》書畫集。

到新疆天山、交河故城、神木園、火焰山等地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初春》、《夕照》、《江水清》、《香山靜翠湖》、《蜀江行》、《秋晴》、《歸途》、《雙橋村》、《楚水吳山》、《山下小村》、《水邊秋色》等作品。

2006年 59歲

《山水》獲文化部?中國硬筆書法協會、中國書畫研究院、中國書畫家國際會展中心主辦的“首屆和諧杯全國詩書畫攝影作品大展賽”一等獎。

《漁歌》應邀參加“第五屆海峽兩岸書畫大展”。

《香山靜翠湖》、《恭王府邀月圖》參加《印象?北京》展覽,在首都博物館展出。

4月,《幼林》、《野渡》、《漁歸》等15幅作品參加在洛陽美術館舉辦的“北京女美術家聯誼會七人畫展”,到洛陽參展,并到少林寺、龍門石窟、嵩陽書院、洛陽博物館、白馬寺等地參觀。

10月,到寧夏沙坡頭、賀蘭山、六盤山等地采風、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寒江雪》、《浮光》、《三月》、《晨鶩》、《和風》、《盛夏》、《秋韻》、《漁歌》、《一抹秋色》、《春汛》、《河風送爽》、《荒郊》、《清風苑》、《滿塘蘆花飛》、《雨后溪山》等作品。

2007年 60歲

《早春》參加 “第4屆中國?東盟博覽會全國名家書畫展”,在廣西民族藝術宮展出,作品被收藏。

《湖山吟詠》等3幅作品入選“東方書畫名家名作北京?香港兩地巡回展”,赴香港參展、觀光。

《山水》入編《東方書畫名家名作》畫集。

《漁歸》等4幅作品入編文化部文化藝術人才中心、中國畫報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國藝術大家》。

傳略入編國際統一出版社出版的《中國歷代書畫名家辭海》。

《荒郊》、《秋風起》等5幅作品入編中國畫報出版社編輯出版的《走近書畫大家》山水卷。

創作有《故里新居》、《春水》、《山里人》、《新居》、《澤鄉》、《秋風起》、《觀景圖》、《柳岸》、《江風》、《秋山秋水》、《靜觀鳥去來》、《嶺上》等作品。

2008年 61歲

從單位退休。

《江南春》參加 “南疆杯?中國著名書畫家藝術精品提名展”,獲特等獎。

《漁歌》參加北京文史館、北京文聯舉辦的“北京?中國書畫名家作品邀請展”,在首都博物館展出。

《秋風起》等12幅作品入編中國對外藝術展覽中心、中國文聯出版社等編輯出版的《海內外中國書畫藝術當代名家集》。

《游云》入編國際統一出版社出版的《中國歷代書畫名家精品選集?美術卷》。

《鄉村》等7幅作品入編現代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名家》書畫集。

為四川災區捐贈山水畫一幅。

到俄羅斯旅游觀光、參觀美術館、博物館。

創作有《荷風》、《輕舟》、《初雪》、《微風》、《路邊風景》、《清秋》、《休閑》、《江南春》、《碧水湖》、《春滿山鄉》、《葦叢飛鴻》、《遙望新村》等作品。

2009年 62歲

《游云》、《夜之聲》入編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的《新中國國禮藝術大師》國畫卷。

《晨霧》、《游云》、《夜之聲》入編文化部文化藝術人才中心、中央文獻出版社編輯出版的《輝煌六十年?偉大的文藝復興》大型特輯。

《夜之聲》等兩幅作品入編中國書畫家聯誼會、北京藝術創作中心、中國文化傳媒出版社編輯出版的《激情歲月?慶祝建國六十周年詩書畫精品集》。

《漁歌》、《春江月》等7幅作品入編四川美術出版社出版的《20世紀中國書畫藝術品鑒(山水?綜合卷)》。

《游云》、《鄉村》入編由金報電子音像出版中心編輯出版的《新時期文藝三十年?藝苑群英譜》。

到承徳、霧靈山休養參觀、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清釣》、《秋深》、《岸柳新綠》、《水鄉》等作品。

2010年 63歲

中國藝術畫報雜志社、中國科學文化出版社編輯出版《中華傳世名家系列專集?楊炳湘作品選》個人畫集。

《夜之聲》等10幅作品入編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畫壇里程碑?當代中國畫名作精選集》。

《荷風》、《幼林》等4幅作品入編世界藝術家聯合會、世界華人企業家協會編輯出版的《世界藝術家?中國專號》書畫集。

應邀到馬來西亞參加“第八屆世界中山同鄉懇親大會”。

到西安、華山、延安、黃河壺口瀑布等地觀光、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觀云圖》、《新荷》、《山不動云動》、《山中小憩》等作品。

2011年 64歲

《游云》等8幅作品入編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大家之路》。

《漁汛》等6幅作品入編中國國際出版集團海豚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九十年九大家》。

《山泉》、《湖上歸舟》、《秋韻》等三幅作品參加在中國國家畫院美術館展出的“當代畫壇最具藝術成就名家邀請展”。

《故里》應邀參加由中國文學基金會、文藝報、海峽兩岸關系協會主辦的“同根的文明——中國作家藝術家水墨丹青大展”。

作品被中華文學基金會收藏。

《蜀鄉春》參加第八屆中國重慶國際園林博覽會美術作品邀請展,作品被收藏。

《我認識的吳冠中先生》紀念文章5月13日在《文藝報》發表并入編由清華大學吳冠中藝術研究中心、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吳冠中追思文集》。

《鄉情》等4幅作品入編天津美術出版社出版的《東方之子》美術卷。

到歐洲多國旅游、參觀盧浮宮等博物館。

創作有《水云村陌》、《巴山夜雨》、《蜀鄉》、《山居圖》、《鄉里》、《冬至》、《云嶺山居》、《天堂谷》、《云氣繚繞》、《蒼巖流泉》、《清風徐來》等作品。

2012年 65歲

《江水清》等12幅作品入編由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畫壇巨擘——當代中國畫名家作品集①》。

《巴山夜》入編紅旗出版社出版的《新中國美術家大典(美術卷)》。

《江水清》、《艷陽秋》等4幅作品入編由中國報道雜志社編輯出版的《中國報道?名家中國》書畫集。

《盛夏》、《河風送爽》等3幅作品入編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盛世收藏?中國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書畫名家》。

《閑釣》入編《黃太恒水墨典藏集?′97中國畫壇百杰》。

創作有《依山傍水人家》、《湖上清風》、《小村》、《臨水而居》等作品。

2013年 66歲

《和風》等8幅作品被《中國郵冊》發行組委會印制成《美麗中國?中國當代書畫名家楊炳湘》個性化郵票、郵冊發行。

《鄉里》等3幅作品參加“翰墨書香?中國名家書畫展”,在香港展出。

《鄉情》、《巴山夜》入編中華國禮出版社出版的《中國藝術大家》書畫集。

《游云》等3幅作品入編中國華僑出版社出版的《新中國書畫大家》。

《游云》入編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美術年鑒》繪畫卷。

《無聲的岸》等4幅作品入編中國國家文藝網、中國國際文化出版社編輯出版的《民族國粹?20名頂級藝術大師》書畫作品集。

《風咋起》、《荷風送爽》入編中國文化傳媒出版社出版的《大家名家扇藝博覽》。

被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聘為終生榮譽院士、客座教授。

到青島、山海關采風,收集創作素材。

創作有《晨風》、《雨綿綿》、《初晴》、《漁歸》、《湖上春秋》、《臥龍崗》、《山地》、《湖上風景》、《亂云飛渡》、《茂林幽居》、《山鄉》、《斜照》、《江南雨》、《湖上》等作品。

2014年 67歲

《晚歸》等7幅作品2月17日在《文藝報》發表,同時刊登由司馬列人博士為楊炳湘撰寫的評介文章——“品格自高:因境變法,移情入畫”。

《清風苑》應邀參加“永遠的懷念?紀念鄧穎超誕辰110周年書畫展”,在全國政協文史館、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展出。

《湖上春秋》、《鄉里》參加中國綠化基金會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五周年、澳門回歸十五周年主辦的“翰墨書香?中國名家書畫展”,在澳門展出。

《秋韻》獲“中國文化和平獎”金獎。

中國國家書畫網、中國當代收藏家協會、中國國際藝術出版社編輯出版《國家文化傳承人物?楊炳湘》個人專集。

《夜之聲》等三幅作品入編濰坊品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中國文聯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華書畫傳奇人物》書畫集。

《游云》等三幅作品以及由楊炳湘撰寫的文章《我從風景中走來》,由司馬列人博士為楊炳湘撰寫的評介文章——“品格自高:因境變法,移情入畫”入編由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傳記文學創作委員會、中國科學文化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華英賢》。

《輕舟》、《細雨》入編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文脈傳承?古今文藝作品選粹》。

被聘為中國國家書畫網藝術顧問,中國書畫名家研究會名譽主席,環球人物藝術網藝術顧問,世界文藝家聯合會理事、中國詩聯書畫研究院副院長兼書畫專業特級研究員。

創作有《秋趣》、《風順圖》、《漁家樂》、《月夜》、《仲夏清幽》、《夢里家山》、《月色》、《清晨》、《亂山叢中》、《月光如水》、《一帆風順》、《長城》、《秋山流泉》等作品。

2015年 68歲

論文《畫為心象,氣格為上》及國畫《水上生涯》5月15日在《文藝報》發表。

《漁汛》、《秋韻》及論文《畫為心象,氣格為上》入編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丹青畫史?影響中國畫壇風格走向的藝術家(山水卷)》。

《曉色》、《秋韻》、《荷風》等9幅作品入編中國收藏學會、中國文藝經典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人民藝術三大家》。

《游云》、《巴山夜》入編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出版的《新中國美術編年史1949—2014繪畫卷》。

《江南雨》、《山村》、《葦塘秋》入選中華文化國際交流促進會、世界漢詩協會、美國僑商聯合會、聯合國中國書會、美國中國美術家協會支持主辦、在聯合國、加拿大舉辦的“聯合國中華書畫精品展暨加拿大國際展”, 獲“中華文化突出貢獻獎” 特別金獎,赴美國加拿大參展。

參加在聯合國舉辦的“2015聯合國中華文化交流大會”頒獎大會并在會上做《傳承文脈,創新發展》的大會發言。

北京寶珍堂一統文化傳媒、中國寶珍堂(國際)拍賣公司編輯出版《大家藝術——楊炳湘特刊》個人專集。

獲中國藝術院、中國國學學會授予的“中國學院派藝術家”榮譽稱號。

《晨鶩》等三幅作品入編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學院派藝術家三十人作品集》。

《游云》、《晨鶩》、《巴山夜》、《春江月》入編世界藝術出版社出版的《世界藝術百年傳世經典》。

創作有《三禽圖》、《浦上》、《可居圖》、《山水清音》、《云山浮動》、《湖邊春曉》等作品。

2016年 69歲

4月中旬,《藝林春秋?楊炳湘訪談》專題片在中央電視臺老故事頻道播出。

《曉色》、《春江月》等4幅作品入編世界文藝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華文化傳播大使?2015聯合國中華文化交流作品集》。

《江南春》等4幅作品入編世界藝術出版社出版的《全球最具影響力二十位藝術家》作品集。

創作有《坐看云起時》《仲秋》等作品。

2017年 70歲

文化部文化市場發展中心、中國書店出版發行《中國藝術品市場白皮書年度人物?楊炳湘》個人畫集。

中國當代美術出版社出版發行《一帶一路?文化使者——楊炳湘》個人畫集。

5月19日,作品《輕舟》及邵大箴先生撰寫的《筆墨寫意 山水抒情——品讀楊炳湘寫意山水畫》評介文章在《文藝報》發表,《秋韻》等三幅作品入編《江山如畫》大型畫集,獲華夏文藝出版社頒發的《首屆中國藝術金像獎》。創作有《山上的風景》《深秋時節》等作品。

2018年 71歲

《江南春》等十幅作品入編中國文化信息協會、中國文聯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國藝術傳承人物》書畫集。

《晨光》入編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美術選集(繪畫卷)》。

《秋韻》等10幅作品入編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中國丹青巨匠?當代藝術家十人集》。

《鄉情》等三幅作品入編北京榮寶出版集團出版的《大國記憶——藝術奠基者》畫集。

《游云》等三幅作品入編中國翰墨蘭亭藝術網、百年巨匠組委會、國家藝術出版社編輯出版的《百年巨匠?十大宗師》書畫集。

《漁汛》、《楚水吳山》《晨風》等23幅作品被中國郵政、中國集郵文化中心網印制成《新時代新絲路?中國當代著名畫家楊炳湘》限量版珍藏郵冊發行。

創作有《清居》《清韻》《家山秋色》等作品。

藝術觀點


我從風景中走來

楊炳湘


畫者心象,畫跡就是心跡。心為人生經驗之總匯。所謂畫如其人,此言不虛。

我出生的地方與四川省鄰水縣么灘鄉御臨古鎮一河相望,名叫“高坎塆”,是一個山水環繞,竹樹掩映的小村莊。小鎮早年是個水運碼頭,有“小重慶”之稱。

我自幼對父親買回來的連環畫、年畫和圖書著迷,喜歡畫村里的房子、山上的樹和小鳥。基于此,上小學時便能畫小的生活場景畫,經常得到老師的表揚。我很慶幸在這么優美的環境里出生長大,從小在大自然里瘋跑,看它,聽它,畫它,對那里的山山水水了解、熟悉、親和如同自己的家人。

我是在離家一百二十里路的縣城里讀的初中和高中,每學期要從家到學校往返一到兩次。有時候學期中間還要回家取糧證或伙食費,只能請三天假,回去一天,休息一天,再一天返回學校。好幾次都是我一個人步行往返,一天要走完這么遠的山路,腳都走腫了,途中常常十幾里不見人煙,渴了就喝幾口山泉水,累了就在風景好的地方坐一會,觀景看山,聽蟬鳴鳥叫,雖然辛苦,卻磨煉了我的意志和膽量,飽覽了途中的山川美景。

成年后,我游覽過桂林、黃山、華山、泰山、天山、峨嵋山、瑞士雪山,以及長江、黃河、巴黎的塞納河等名山大川,但到底不如早年我對家鄉山水的印象深刻和來得自在。石濤說“搜盡奇峰打草稿”,這些經歷對我畫山水畫影響深遠,至關重要。直到今天,我只要一閉眼、一凝神,那山、那水、那天上的云、那路邊的草都還猶在眼前,在我的想象中,人會隨著白云悠游,隨著鳥兒翱翔。苦和累都會過去,美好和快樂卻永遠地留下來。我的這些經歷,已經或多或少溶入到我的一些作品之中。

我早年得到知名畫家馮宗祥老師指教,學習中西繪畫的基礎知識。入伍后在部隊任宣傳干事,從事繪畫工作。到《詩刊》任美術編輯以后,聆聽過錢紹武、黃永玉、何海霞、盧光照、吳冠中、白雪石等名師名家為美院學生、研究生講授的一些大課和繪畫演示課。后來與白雪石、吳冠中先生相識,得以向他們當面請教。

除了畫畫,我還喜歡讀書。小學期間通讀過《說唱西游記》,后來讀過不少中外文學名著、美學畫論、古今詩詞以及儒、釋、道、包括《易經》這樣的書籍。《易經》的哲學,是變化的哲學,萬事萬物,無不在變化中演進和發展,畫亦如此。畫要有風格,但要避免“風格化”,藝術的自由表達關乎藝術的生命,不可被所謂“風格”所困。1987年,我在《美術家通訊》發表的短文——《也談山水畫的意境》中說到:“人有不同,景有不同,感受也不同,要抓住哪怕是些許差異,因境變法,探求相應的表現手段。如果不同題材均以一法炮制,必定面目雷同,難以表現多樣奇特的意境”,在這里正好適用,防止風格化的最佳選擇之一就是因境變法,變是不變的法則,解決停滯的良方。

五柳先生說自己“好讀書、不求甚解”,是說讀書不要死摳書本死讀書。讀書一是求知,二是明理,三是提高修養。理不通,事不行,有什么樣的知識積累出什么樣的作品。畫家要下接地氣,重視生活感受,上通文脈,與中華文化精神相承續,重視文化、藝術修養,陶冶風神氣格,升華精神、藝術境界,非常重要。

繪畫是進入創作狀態后,對物象的選擇和重組,是將情感、對美的認識融入景物的一個過程,是對虛幻的或確定的景物、以及不確定的變幻莫測的飄渺空間的表達和呈現。畫為心象,畫家只有在提高自身修養的前提下,靜心息慮、心無點塵,筆無掛礙、心手相應,因境變法、移情入畫,才能使作品有新意,有品味。凡關乎境界、格調,不是單從筆墨技巧中可以得來,多半要在修養中孕育產生。說到底,畫家的全面修養、自心省悟明白最重要。

作為承載中華民族深厚傳統文化精神的國畫藝術,今天應該如何繼承發展,才能既不丟失其傳統文化的本質精神,又能使其煥發出新的風采活力,是我們必須思考并做出解答的課題。

2013年11月26日


畫為心象,氣格為上

楊炳湘


識畫如識人,氣格為上。所謂“精、氣、神”,人之不可缺,畫亦不可缺。

一張畫,首先要立意構圖章法嚴謹,造型設色新穎協調,用筆用墨穩健靈動而無浮滑板滯的弊病。此外,還須畫面氣韻暢通,富有節奏感、形式感,意境清新且有詩意、神采,畫才具有韻味和格調。至于畫的風貌,可以多種多樣。即便是同一畫家,也完全可以在不同作品中表現出或清新典雅、或淡泊寧靜、或豪邁壯闊、或荒寒孤傲的不同追求,使每幅作品都各具特色。

畫家的藝術風格是在創作實踐中自然形成的。風格的形成和發展,與不同作品不同表達方式之間并不矛盾,反而十分必要。多樣性的表達能力反映出畫家多方面的藝術修養和藝術才華,能夠使不同作品的繪畫語言與題材內容、表現形式達到更為和諧統一的藝術效果,讓畫家的每幅作品都呈現出更為高妙、更加完美的藝術境界,使畫家的整體風貌更為豐滿。

一位畫家在具備藝術表現手法多樣性的同時,能夠保持和凸顯其個人藝術風格一致性的原因很多。除了技術方面,更為重要的是畫家在作品中所呈現出來的精神文化取向,以及作品的藝術品質和氣格神韻的不同。所以說,鑒賞一幅畫,除了那些專業技術上的把握,還要明了繪畫風格清濁雅俗、美丑文野之優劣高下各有區分,才能辯別出作品總體水平的高低。

畫為心象。造化入心,幻化為象,是為心象。山峙川流、日月往來,四時寒暑、草木枯榮,畫家睹物興懷,也要應天地萬千變化之物象,窮通圖變,因境變法,移情入畫。

心象之成畫,畫家必須有敏銳的審美眼光 ,豐富深刻的生活感受和生活積累,以及將心中之象繪成眼前之象的能力。能力不能僅靠天資聰慧,主要靠后天學習、修養、實踐。

畫為心象,氣格為上。畫要氣感充盈。周易《系辭上傳》說:“精氣為物”。氣雖觀之無形,撫之無相,然而,氣可知可感,無處不在。天下萬物,無氣則無生,無生則無長,無長則無成。可見氣之珍貴重要和高邁曠達。筆墨技巧、布局設色為作畫之基礎,畫道的要領在于神韻。神由氣生,氣動神來,畫中無氣感便無氣氛氣格無味道,畫中有氣感才有情有韻有境界有神采。

氣有清氣、濁氣之分。清氣養生,濁氣導亡,氣之于人于畫皆如是。畫中氣流貫通如人之血脈流動,是生命的象征。如何使畫中氣流貫通?情志使然!畫為有情之物,神來之品,畫家要淡泊明志,提高文化藝術修養,陶冶風神氣格,升華精神、藝術境界,十分重要。惟此,畫家才能畫出意境清新,格調高雅,有境界有品位的上乘之作。

氣有清濁、格分雅俗,人有人品、畫有畫格,這些無不與境界、修養有關。畫由技入藝再入道,有德者成,不可不知。

提筆作畫,畫家須存恭敬清純之心,將真情厚意、高邁氣格涵蘊于筆墨之中,融之于物、呈之于象,情神會意、物我兩忘,筆無掛礙、心手相應才會有神來之筆,佳作問世。因此說:好畫觀之可以養眼,賞之可以養心。皆因好畫氣格高邁,有清氣沐人,看了可以讓人冥思遐想、心曠神怡矣!

2014年11月18日

各家點評


劉大為(原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國文聯副主席)

品讀炳湘的書畫作品,總會讓我感受到一股豪爽清新之逸氣暢達胸間,她那清純中透析雄渾、灑脫中凝聚質樸、雅拙中顯現靈秀、簡約中包容天地的風格,令我想起“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八字。這八字原是唐代畫家張璪所提出的藝術創作理論,說明藝術創作來源于對大自然的師法,但是自然的美并不能夠自動地成為藝術的美,對于這一轉化過程,藝術家內心的情思和構設是不可或缺的。炳湘的創作境界,完全契合“外師造化,中得心源”這一中國畫藝術審美的核心,令人嘆為觀止!

(點評曾在2017年出版的《中國藝術品市場白皮書年度人物?楊炳湘》一書中發表)


馮遠(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中國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

翻開山水畫集,炳湘的山水寫意畫似乎把我帶進一個淡泊寧靜、灑脫飄逸的空靈境界。那疏朗而嚴謹的構圖、簡率而流暢的線條、淡雅而清新的色彩,令人澄懷觀道,感受到大自然的天籟清幽與澄澈全到畫中來了。她的寫意潑墨畫風,更趨向于對山水景物意念的表達和中國水墨的悟性把握,點、劃、潑、灑之瞬間,成為傳達對景物意境的個性解讀,純粹是一種包容理性卻又凌駕于形神之間的感性敘述。我覺得,這“意念”和“悟性”,全在煙云變滅中,因為中國畫有“實處易,虛處難”六字秘訣,看畫不但要看畫之實處,還要看畫之空處,炳湘的水墨寫意畫,正是利用虛實的變化無窮、靈空的虛無縹渺,把握山水云影和山石樹木實體的對比,使其化靜穆為靈動,化填塞為舒展,化直露為含蓄,使畫面在意象美的創造上,將動與靜、簡與繁、收與放、虛與實、真與幻的矛盾對立統一起來,強化了畫面的藝術感染力。希望炳湘你能夠在書畫藝術道路上創作出更多的精彩作品,惟愿人們都能青睞!

(點評曾在2017年出版的《中國藝術品市場白皮書年度人物?楊炳湘》一書中發表)


邵大箴(中國美術家協會美術評論委員會主任、世界美術雜志主編)

畫家楊炳湘筆下之山水畫作酣厚綿邈,清新樸茂,恬靜抒情,而別具一格……呈現出一種靈氣往來之感。

石濤云:“山水真趣,須是入野看山村,見她或真或幻,皆是我筆頭靈氣。下手時他人尋起止不可得,此真大家也,不必論古今矣。”仿佛說的正是楊炳湘山水畫的美妙所在——自然的“或真或幻”與畫家的“筆頭靈氣”相合,讓人“尋起止不可得”,一任天然。南北東西,宛如目前,秋冬春夏,生于筆底,遠山近嶺,生機郁勃,于灑脫中見法度,于空靈中見風神,于蒼茫中見滋潤,正如劉勰在《文心雕龍?神思》中所言:“吟詠之間,吐納珠玉之聲;眉睫之前,卷舒風云之色。”正是因為構思時駕馭題材的舒卷自如……將觀者引帶進一個特殊的審美天地,它不是人間習見之畫,不是世人常見之景,幽奧深沉,奇崛靜謐,美在混沌不失清雅,妙在漫漶不失分明。

…… 作為當代山水畫家,楊炳湘深知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她以現代人的自覺意識,走出了昏昏欲睡的傳統局限,理性地走向了現代審美,走向了藝術自覺的時代……楊炳湘的山水畫步入了一個新階段與新境界,她取得了可喜的新成果。

綜觀中國繪畫史,以董其昌、石濤、趙之謙、黃賓虹等大家,無不以其深厚的學養,超逸的才情,精湛的筆墨法度,高屋建瓴地以理論學養與繼承開掘前人的豐富傳統內核,在實踐技巧中又有超越前人,而成就一個又一個的藝術高峰。楊炳湘的山水藝術之道,從早期奠定了“妙得其真”的“寫生”傳統,進而發展到不失形似而得情景交融的“寓興”傳統,最后再到與其抒胸臆不拘于形似的“寫意”傳統演進,當與其經年累月致力癡迷于傳統理法的反復研習,與老莊哲學、道釋思想等東方文化精神的參悟息息相關。正基于此深厚積淀的傳統學養,畫家才能以力能扛鼎的筆法功力與“畫影不畫形”的形象結合,在疏斜率放的筆墨揮灑之間,于天地之外別構一番靈奇,落拓出一派高絕散淡之氣,這當于其獨立突傲的人格、意氣相為表里。吾等相信,隨時光之推移及畫家之辛勤勞作,必有大器,勢在必然。

(全文發表于2017年5月19日《文藝報》)


錢紹武(原中央美術學院教授)

偶然從美術館畫廊經過,楊炳湘同志的畫展吸引了我。……看過幾張之后,立即為她所特有的意境和眾多的表現方法所打動。有的飄渺空闊,有的深厚蒼茫,有的清新靈動,有的古拙渾樸。一個畫家在同一展覽會上能有如此多樣的風貌,我認為,是近年來極不多見的。問題不在于多樣本身,而是一種樣子有一種意境,達到了形式和內容的高度統一。

欽佩之余,就和作者談了起來。大概是出于對老人的尊重吧,她很誠懇地講了自己的心得。她的原則是“應景變法”。我覺得她講的十分切實,確實是她的成功的訣竅。要說這原則倒并不新鮮,不少成功的大藝術家早就這么主張。例如蘇東坡談為文之道“要如風行水上,自然成文”,那意思恐怕和“應景變法”差不多。……炳湘同志的畫,給我深刻印象之處就在于她每一張畫都有一個十分單純,統一,鮮明,簡潔的基調。……她把畫面提煉到如此純凈,……自由地舍棄一切在她看來不必要的東西,……集中在她看來更強烈的東西,這樣加以重新組合就出現如此純凈、簡潔、集中、鮮明的意境了。沈周(明吳門派領袖)說“得其意而后求其形則無不易矣”。我想可以很好地說明了這種“創作方法”。

(全文發表于1989年第11期《美術》雜志)


司馬烈人博士

楊炳湘信守的繪畫理念主要是這樣幾點:“有意境自成高格,堪稱佳構。無意境如同地理志、導游圖”、“情深然后境深,情真方能感人”、“風格不能風格化,不能模式化”、“因境變法,移情入畫”、“筆墨有輕有重,有緩有急,有疏有密,有濃有淡,構成陰陽虛實的強弱節奏,整個畫面方能生發出一種韻律感、運動感和節奏感。”(以上見楊炳湘《中國畫的筆與墨》、《也談山水畫的意境》等)

楊炳湘的藝術道路主要是傳統的延續,但自有不斷求變、求新的拓展,……重“無我之境”與“有我之境”的呈現,故品格自高。《春江月》……使人想起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中的詩句:“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晨風》……妙在動靜呼應,大有魏晉以來部分文人墨客蕭散淡泊的意趣,也給人溫馨感。溫馨是一種觀察的結果,一種內心的體驗。歷史的溫馨往往積淀著久遠的一種情懷,沒有火急火燎的躁動感,楊炳湘做到了!

如果在畫作中能把心情的熱度輕描淡寫或濃墨重彩地表現出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為過于凝練則難達意,過于渲染則易繁復。楊炳湘的本事在于筆下一山一川、一樹一石總關情。

楊炳湘心手一致,畫出逸趣,不露痕跡,借王微《敘畫》中的話來說,即“望秋云,神飛揚;臨春風,思浩蕩!”

《游云》、《曉色》、《細雨》、《寒江雪》等用心構思與皴染,制造出無聲與有聲、靜謐與游動的藝術效果,尤其《游云》、《曉色》顯示出作者把握自然的個性和能力,給人用筆厚重、瀟灑的感覺,可以想見作者創作時的激情,大有行走天地間那種豁然開朗的氣勢。

楊炳湘以上畫作的四個特點,都為突出意境的深度服務,追求筆力收放、著墨干濕、場景動靜、意象虛實、風格剛柔的互補表現,既有淡雅清新的,也有氣勢壯美的,還有兼顧兩者的,多給人心曠神怡、搖曳多姿的韻味,表現出靜默的哲學和律動的元素,符合我評判好作品的標準——“舒服”。

(全文發表于2014年2月17日《文藝報》)


吳休(原北京畫院副院長)

1989年7月,楊炳湘女士在大陸中國美術館舉辦個人畫展,《美術》、《人民日報》(海外版)、《文藝報》、《光明日報》、《北京青年報》、《北京晚報》、《真善美》等報刊紛紛發表了畫家和美術評論家的文章,給予熱情的肯定。

楊炳湘的畫,使我首先感到的是意境清新,不落陳套,有她自己獨具特色的藝術天地和情感氛圍;作品或蒼松數株,或飛瀑一掛,或枯樹臨風,或獨舟泊岸,或一抹流云,或幾點寒鴉,……這一幅幅畫仿佛是一首首吟詠大自然的抒情詩,作者以其女性特有的敏感和細致入微的觀察力,把自己對家鄉山川風貌積蓄起來的全部情感,一一傾吐了出來,撥動著觀賞者的心弦,令人心曠神怡。

炳湘的山水畫總的感覺是寧靜、淡遠、含蓄、秀逸,細微中亦不泛雄渾之氣。言簡意賅,格調高雅,十分注重詩意的追求。

前人論畫說:“山水之難,莫難于意境,筆墨非不蒼古,氣韻非不渾穆,章法非不綿密,一落窠臼,便是凡手……故善畫者,不須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即一樹一石,一丘一壑,落想不同,下筆自異。”炳湘正是這樣一位善畫者。

炳湘在筆墨上的追求,是為了充分表達不同的意境。這方面她也寫過一篇文章:《也談山水畫的意境》,發表于1987年第7期《美術家通訊》。她說:“人有不同,景有不同,感受也不同。要抓住哪怕是些許差異,因境變法,探求相應的表現手段。如果不同題材均以一法炮制,必定面目雷同,難以表現多樣奇特的意境。”她還說:“意境乃物我交融之境界,對于山水畫尤為重要。有意境自成高格,堪稱佳構,無意境如同地理志、導游圖,無藝術可言。意境是畫家個人風格、聰明才智、藝術追求的集中顯現,其中有畫家深遠的思考,真摯的情感,獨特的藝術處理……透過畫面,可以看出畫家的品格、學養、藝術氣質、審美情趣等。”

炳湘的理論文章和創作實踐是緊密聯系的。畫家唯有掌握了理論、才能和畫匠區別開來。我想,這也是炳湘的畫取得成功的又一原因吧。

( 全文發表于1997年9月1日《世界日報》)


沈鵬(中國書法家協會顧問)

楊炳湘,用筆爽利遒勁,又含蓄靈秀,純以墨色氣勢的潤澤、醒目而動人遐思。她筆下的山水,看似隨意揮灑,實則功深氣足,情景相生,時出新意,畫風樸實,構圖簡潔,筆墨勁健,清逸典雅,章法飽滿,明快豐潤,平穩中寓奇崛,文靜中見恣肆。尤刃之于利,投身于藝術的忘我境界,實屬難得!

(點評曾在2017年出版的《中國藝術品市場白皮書年度人物?楊炳湘》一書中發表)


劉建偉(原《北京晚報記者)

人說不外露的人往往內秀,用來形容楊炳湘的確恰如其分。以畫為伴,她把自己的靈秀盡情地表現在作品中。畫家通過陰晴雨霧、日升月落等等多變的自然物象,寄情于山川野景、田園風光,并以簡樸、嚴謹和品格高雅的畫風獻給愛美的人們。

從喧嘩的鬧市來到她的畫前,那一件件呈現著生機、美好、寬容和田園牧歌的自然風貌的畫面,給人心靈以平和的撫慰。尤其那純凈、爽目的悠長意境和詩情,即令是浮躁的情緒也會平靜下來。這一效果,是通過清秀、平淡、率直、樸實而脫俗的墨彩和形式表達出來的。當我了解了她多年來不事虛名近利的經歷后,更感到繪畫藝術是一種寂寞且辛苦的事,絕非張張揚揚而能獲得成功的。她的作品所以不躁、脫俗,蓋出于此。

(全文發表于1989年10月14日《北京晚報》)


方振寧(旅日畫家)

炳湘生在蜀水這塊寶地,所以她的畫那么滋潤應是得益于她的血緣、出生和環境。我以為這些對一個畫家有根本的影響。象我這樣從小生活在東北的人絕對畫不出楊炳湘這樣的清潤縹緲的山水畫來。

楊炳湘是個不太愛說話的人,她的秀氣都跑到她的畫里去了。……楊炳湘的畫清秀、淡雅無俗氣,她喜歡表現蒼蒼茫茫的景色,善把天地融于一個空間,把有限的景物推演成無限的遐想。炳湘的畫有仙氣,何謂仙,民間有句話:“妙道自然乃是仙。”我以為她的畫自然而沒有急功近利的色彩,從筆墨到意境都是淡淡地生成……旁人不以會心處她卻會心。這可能是不易達到的境地吧!

(全文發表于1989年9月21日《光明日報》)

藝術評論


筆墨寫意 山水抒情

——品讀楊炳湘寫意山水畫

邵大箴


清人石濤于《畫語錄?了法章》中云:“夫畫者,形天地萬物者也,舍筆墨其何以形之哉。”意指“形天地萬物”之山水畫,若舍去筆墨何以成形,何以成畫。石濤大師在警醒后學,山水畫乃造型藝術,離開筆情墨韻就無法表現天地萬物之形態和神氣。的確,筆墨作為中國畫的歷史傳統基干,是中國畫的一個藝術表現之本,洋洋大觀的中國畫史卷,可以說是一個筆墨演變表現的大千世界。既是一種可以獨立欣賞的抽象語言,又是一種可以與表現主題、意境、內容發生關聯的表現話語。其實筆墨本身是中性的,但筆墨的表現則有拙劣與優美之分。然而,一幅畫作也不是有了筆墨就美,關鍵還在于畫家表現得美不美、技法高不高。只有筆墨表現得精湛、高級,有美感,畫才會散發出魅力,才會有無窮的吸引力。這也是歷朝歷代優秀畫家的作品印證的真知灼見。

畫家楊炳湘筆下之山水畫作酣厚綿邈,清新樸茂,恬靜抒情,而別具一格。其作品之筆墨與布局,具傳統及現代藝術之成法,用筆雄渾深秀、蕭散清逸、遒勁酣暢,用墨溫厚滋潤、樸茂蒼郁,構圖虛實相生,更見空靈,丘壑益顯奇變,氣象益顯磅礴。其近岸闊水,石影層崖,云嶺村舍,無不氣韻蒼茫,意象深遠,無不在墨中有筆、筆中有墨、大密大疏、淡中取厚、積健為雄中深入起來、虛和起來,呈現出一種靈氣往來之感。

品讀炳湘之作品,則情不自禁地為她的筆墨精妙而心動,精神上之愉悅及享受。如《山里人家》、《輕舟》、《夕照》、《漁》等之恬淡靜謐,純樸民心、淳厚鄉情、比比乃心境安適之一隅世外田園,卸下世間紅塵之喧囂嘈雜與紛爭,回復心靈之淡泊平和,《云嶺山居》、《嶺上》、《山家》等作品,設色簡凈、暈染皴擦,近實遠虛,肌理節奏,層次分明,畫面幽深凝重,意境深遠綿長。或許此乃炳湘心向往之“詩意棲居”及心靈歸隱之所也!畫中萬千氣象,早已脫離古人窠臼,實為大虛大實、渾莽氤氳之靈構,耀動的點線、團塊的水墨與自然機巧的露白布虛相映成趣,表現了一種山川的騰虛之象,給人以“象外有象”的美感和無盡的遐思。一句話,筆參造化,已得山水真趣。

石濤云:“山水真趣,須是入野看山村,見她或真或幻,皆是我筆頭靈氣。下手時他人尋起止不可得,此真大家也,不必論古今矣。”仿佛說的正是楊炳湘山水畫的美妙所在——自然的“或真或幻”與畫家的“筆頭靈氣”相合,讓人“尋起止不可得”,一任天然。南北東西,宛如目前,秋冬春夏,生于筆底,遠山近嶺,生機郁勃,于灑脫中見法度,于空靈中見風神,于蒼茫中見滋潤,正如劉勰在《文心雕龍?神思》中所言:“吟詠之間,吐納珠玉之聲;眉睫之前,卷舒風云之色。”正是因為構思時駕馭題材的舒卷自如,故在表達時有“筆者,雖依法則,運轉變通,不質不形,如飛如動。墨者,高低暈淡,品物淺深,文采自然”(荊浩《筆法記》)之氣度,濃縮于尺幅之間,于山蒼水秀、水活石潤中天趣盎然。

細察之,楊炳湘寫意山水的藝術表現有如下突出特點:

其一是她的山水畫感性色彩極強,隨機偶發式的作畫方法,創作過程中的因氣布勢,既來自于山川的真實感受,又浸染著畫家濃郁的個人意緒,并由此開啟圖式個性的求新求變,即指畫面整體的結構、造型、空間、視角、色調、氛圍、意境上顯現出的個性區別,強調的是視覺感官上的節奏、韻律和張力。畫家關注的焦點在于構織怎樣的抽象組合,卻又不完全剝離自然特性,而獨具自立的面貌。她的作品總是在尋找線(林枝或山石)、點(葉與苔)與面(河流與山巒)之間的構成關系及圖式變化的形式美感,開拓新的審美領域,提供新的審美體驗。

其二是她的用筆已極松動自然,有枯藤墜石之妙,提按勾勒,皴擦點寫,率性之至,筆與象、意與境、心與畫,進入無礙境界,所謂“從心所欲,不逾矩”。這種筆法表現上的自由王國狀態,是畫家多年純功歷練的結果。它從古代傳統來,又不同于古代傳統,強化了筆法的轉換、起止、映帶、方圓、剛柔,因而形成了鮮明的個性語言。它弱化了描繪性,強化了表現性,使繪畫向“內在需要”(康定斯基語)走去,向心靈表現趨近。其代價是遺貌而不易形似,其收獲是心性抒發的自由與取得山水之大象(神似),令心物不二,使山水的自然之性與吾人之心高度合一。“重則滯”,“輕則飄”,只有“松”而“沉”,“重”而“輕”,才能虛靈圓活。石濤在《畫語錄》里所謂“腕不虛則畫非是”,“其用筆極重處,卻須飛提紙上,消去猛氣”,說的也是這個用筆之道。楊炳湘之畫法,恰是體現“腕虛”“筆活”“飛提紙上”之妙處。

其三是楊炳湘的用墨已達“筆與墨會,是為氤氳”,“筆不筆,墨不墨,畫不畫,自由我在”(石濤語)的境界。這種境界,是謂自然。試觀當下流行畫風,皆是分明凈潔之美,而楊炳湘卻一反常態,不以修潔為工,不以雕飾為能,則以自然無飾的畫風、干濕蒼潤的筆墨世界,將觀者引帶進一個特殊的審美天地,它不是人間習見之畫,不是世人常見之景,幽奧深沉,奇崛靜謐,美在混沌不失清雅,妙在漫漶不失分明。

作為當代山水畫家,楊炳湘深知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她以現代人的自覺意識,走出了昏昏欲睡的傳統局限,理性地走向了現代審美,走向了藝術自覺的時代。其創作緊緊把握中國畫以道為天地之美之本質,于作畫時,并不拘泥于有限具體事物之形與色,而具畫翁之意不在物之念,“畫者舞筆,意在天道”。也就是說她的藝術已從自然中獲得了隨意和自由,進入了“藝術本體”的探尋。就此而言,楊炳湘的山水畫步入了一個新階段與新境界,她取得了可喜的新成果。

綜觀中國繪畫史,以董其昌、石濤、趙之謙、黃賓虹等大家,無不以其深厚的學養,超逸的才情,精湛的筆墨法度,高屋建瓴地以理論學養與繼承開掘前人的豐富傳統內核,在實踐技巧中又有超越前人,而成就一個又一個的藝術高峰。楊炳湘的山水藝術之道,從早期奠定了“妙得其真”的“寫生”傳統,進而發展到不失形似而得情景交融的“寓興”傳統,最后再到與其抒胸臆不拘于形似的“寫意”傳統演進,當與其經年累月致力癡迷于傳統理法的反復研習,與老莊哲學、道釋思想等東方文化精神的參悟息息相關。正基于此深厚積淀的傳統學養,畫家才能以力能扛鼎的筆法功力與“畫影不畫形”的形象結合,在疏斜率放的筆墨揮灑之間,于天地之外別構一番靈奇,落拓出一派高絕散淡之氣,這當于其獨立突傲的人格、意氣相為表里。吾等相信,隨時光之推移及畫家之辛勤勞作,必有大器,勢在必然。

邵大箴(中國美術家協會美術評論委員會主任、世界美術雜志主編)2017年1月10日


品格自高:因境變法,移情入畫

司馬烈人博士


我比較喜歡欣賞畫作,對好作品的標準就兩個字——“舒服”。最近,讀楊炳湘女士的畫作,禁不住班門弄斧,隨意寫開來。

楊炳湘出生蜀地,自幼喜畫,早年入伍,后在《詩刊》社從事美術工作,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兢兢業業。她素愛唐詩宋詞,沉浸其中的意境構想和描寫,又留戀家鄉的水氣迷霧,時常游歷名山大川,捕捉言不盡意的自然美,正如清代石濤所說“搜盡奇峰打草稿”!

楊炳湘信守的繪畫理念主要是這樣幾點:“有意境自成高格,堪稱佳構。無意境如同地理志、導游圖”、“情深然后境深,情真方能感人”、“風格不能風格化,不能模式化”、“因境變法,移情入畫”、“筆墨有輕有重,有緩有急,有疏有密,有濃有淡,構成陰陽虛實的強弱節奏,整個畫面方能生發出一種韻律感、運動感和節奏感。”(以上見楊炳湘《中國畫的筆與墨》《也談山水畫的意境》等)

楊炳湘的藝術道路主要是傳統的延續,但自有不斷求變、求新的拓展,這就是個人風格形成的過程——一個在繼承基礎上培養出來的品格問題、成長起來的高度問題。黃賓虹論畫說:“非明筆墨則源流莫窺,未講源流則創造無法,未講創造則新境界又從何而來?”我要說的是:真正繼承傳統是不容易的,真正開創新我也是不容易的:前者是本源,需要一種精致追求和敬畏意識,與古人神通;后者是流變,需要一種獨立追求和突破意識,與時人差別。兩者缺一,都不能創造真正意義上的經典之作。

中國古代繪畫藝術的底蘊深厚,對外部世界尤其山水世界的認識自有一套相對完整的方法和觀點,其中以“情景交融”最突出,藝術表現時要化景為情、化情為景,突出意境空靈、氣韻生動。這已經成了中國山水畫的明顯特點,是歷來丹青妙手的追求。

我閱讀楊炳湘的山水作品,試圖從中找到屬于她崇尚的畫風、布置的手法以及創作的心態,體會到筆墨生動當是有意味的形式,透露出對生活、生命的多方面感懷。另外,覺得她在努力尋找、表現至少兩種融洽的格調——意象的一致、意象的反差,重在“無我之境”與“有我之境”的呈現,故品格自高。落實在下面四點:

1、景致的溫度

宗炳《畫山水序》、郭熙《林泉高致》等都說明了一個道理:常人眼里的景致多半就是景致,畫家的眼里則完全不然,仰觀俯察、澄懷味象、興會所致都帶有詩意。我以為,在楊炳湘的眼里,景致是有溫度的、鮮活的,《春江月》、《滿塘清香》、《輕舟》、《浮光》、《晨曦》、《晨風》等以溫婉為主,給人溫馨之感,善于營造大面積的光暈效果,朦朦朧朧,著力傳達出不同生活場景的暖意,留下不同時光的記憶。除《滿塘清香》外,其余五幅都有一葉小舟,把我們的思緒一下帶回宋元文人畫中,清雅自然,余味無窮,這就造成歷史的溫馨、接續傳統的意識。《春江月》中孤舟與兩棵樹的對立,偏左下的水中月,這樣的三點布局很講究,再與遠處背景結合,使人想起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中的詩句:“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晨風》中行使的孤舟、閑坐的漁婦、眼前的飛鳥、闊大的山水、搖曳的蘆葦構成了一幅和諧的畫面,妙在動靜呼應,大有魏晉以來部分文人墨客蕭散淡泊的意趣,也給人溫馨感。溫馨是一種觀察的結果,一種內心的體驗。歷史的溫馨往往積淀著久遠的一種情懷,沒有火急火燎的躁動感,楊炳湘做到了!

2、感覺的力度

畫家的感覺是建立在具象基礎上的獨立思考、概括表現,力度的大小則決定了水平的高低。德國康德在美學上提出“力的崇高”,即對象因為體積大、數量多或爆發力強,給人震撼、壓迫、肅穆之感。楊炳湘《盛夏》、《夕照》、《山里人家》、《漁》等,就容易造成這樣的感覺,筆墨揮灑,線條和色塊強調力度,最突出焦墨皴擦。《夕照》、《山里人家》異曲同工,擴大動感面積,與茅屋、瓦房形成強烈對比,好像要把自然的生命力凸顯出來,把人的居住看成從屬于這種生命力的一個部分,著實讓人不能馬上平復心緒。這些畫作的主題不是單一的,透露出有關人與自然諸多方面的哲學思考或生活體味。感覺所以為感覺,正在于它的個性化,沒有個性化的感覺藝術就枯萎了。但是拿捏住感覺、傳達出意蘊,更需要帶上哲學思考和生命體驗,這才是真正感覺的力度。力度又是無止盡的,因人而異,需要畫外功夫,楊炳湘通過畫作證明了這一點。

3、心情的熱度

景在眼前,境在心中。心情可以復雜,也可以簡單,兩者都源自對世間人事的認識和概括。如果在畫作中能把心情的熱度輕描淡寫或濃墨重彩地表現出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為過于凝練則難達意,過于渲染則易繁復。楊炳湘《鄉情》、《江水清》、《山里人》、《故里新居》以含蓄為主,給人蘊藉之感。這四幅畫作于1988年至2007年間,從《鄉情》的一截溫潤山水,到《故里新居》的一片開闊氣勢,都注重遠、中、近景的布置,反映了作者在2005年前后或許更早畫風的轉變,更傾向把寫實簡約化,把寫意凝練化。《鄉情》表現的心情熱度是具體細微、渾厚的,如王維《漢江臨泛》所言:“江流天地外,山色有無中”;《故里新居》表現的心情熱度則是整體概括、蒼茫的,如杜甫《堂成》所言:“背郭堂成蔭白茅,緣江路熟俯青郊。”兩幅作品中人物或無或有,可能正是作者多年所追求的一種含蓄表現方法,讀者可以把自己置身其中,浮想聯翩,引起一股濃濃的鄉情。難道我們排遣鄉情的心情會沒有熱度嗎?熱度是一種能量,心中多一份這樣的熱度就會多縈繞一次闊別的鄉愁——“美麗的哀愁”!在這一點上,楊炳湘的本事在于筆下一山一川、一樹一石總關情。

4、筆墨的厚度

王國維《人間詞話》說:“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畫作應當講究筆墨的厚度,有了它情致就是沉甸甸的,不是輕飄飄的。在我看來,楊炳湘非常擅長這一點,《無聲的岸》、《夜之聲》、《欲雨》、《游云》、《曉色》、《細雨》、《寒江雪》等用心構思與皴染,制造出無聲與有聲、靜謐與游動的藝術效果,尤其《游云》、《曉色》顯示出作者把握自然的個性和能力,給人用筆厚重、瀟灑的感覺,可以想見作者創作時的激情,大有行走天地間那種豁然開朗的氣勢。石濤《畫語錄》說:“古人有有筆有墨者,亦有有筆無墨者,亦有有墨無筆者;非山川之限于一偏,而人之賦受不齊也。墨之濺筆也以靈,筆之運墨也以神。墨非蒙養不靈,筆非生活不神。能受蒙養之靈而不解生活之神,是有墨無筆也;能受生活之神而不變蒙養之靈,是有筆無墨也”,這是從手法與生活兩方面談論筆墨。沒有筆墨厚度的激情是浮淺的,沒有激情的筆墨厚度是虛假的。藝術需要張揚自我個性,獨具一格,這是從業者皆知的道理。上面兩個“沒有”往往決定作品的生命力,有不少人卻難做到,如同喜歡畫竹的人不都能駕馭好鄭板橋談“眼前之竹”、“胸中之竹”、“手上之竹”三者的關系一樣,畫出的竹子半死不活,缺乏盎然生機。楊炳湘心手一致,畫出逸趣,不露痕跡,借王微《敘畫》中的話來說,即“望秋云,神飛揚;臨春風,思浩蕩!”

楊炳湘以上畫作的四個特點,都為突出意境的深度服務,追求筆力收放、著墨干濕、場景動靜、意象虛實、風格剛柔的互補表現,既有淡雅清新的,也有氣勢壯美的,還有兼顧兩者的,多給人心曠神怡、搖曳多姿的韻味,表現出靜默的哲學和律動的元素,符合我評判好作品的標準——“舒服”。

楊炳湘已經取得了令人矚目的建樹,聞名遠近。祝她繼續詩意地棲居在自己的畫中,多些收獲!

2014年1月2日

詞條圖集

  • 藝術活動照片15

  • 榮譽證書7

  • 書法8

  • 山水—21世紀32

  • 山水—20世紀90年代12

  • 山水—20世紀80年代13

聲明

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美術百科網的立場,也不代表美術百科網的價值判斷。美術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本站或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aeynqd.tw。

京ICP備18037615號-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權所有

隱私政策     使用者協議

江苏7位数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