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術百科 - 穆益林

恭喜詞條編輯詞條創建成功 06:01:39

已收錄1532個詞條 已瀏覽108076人次 創建詞條
穆益林-美術百科

穆益林

詞條統計

瀏覽次數:108076
最近更新:2020-04-03
創建者:詞條編輯

穆益林
108076 0


穆益林,上海大學教授,上海交通大學文創學院碩士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上海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國傳統美術-帛畫”代表性傳承人。1944年出生于上海,1966年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畢業。中國畫紙本作品曾獲全國二等獎、優秀創作獎,中國文化部國際中國畫展一等獎,與陸儼少并獲上海美術大展一等獎。作品被中國美協、中國國家畫院、上海美協、上海美術館、武漢革命博物館、烏魯木齊博物館、湖州博物館、石家莊美術館、嘉興畫院等收藏以及作為國禮由政府禮贈前南斯拉夫總統。自1983年以來, 致力于中國古老帛畫的繼承與研究,發掘和利用帛的優異性能,創造出獨特的現代帛畫藝術,使帛畫重新回到人們身邊。2012年起分別在北京、上海、天津、山西、河北等省會城市和浙江嘉興的美術館、新疆烏魯木齊、浙江湖州、江蘇馬鞍山等地博物館以及意大利米蘭市和2015米蘭世博會舉辦帛畫藝術巡回展和帛畫論壇、研討會、德國慕尼黑大學舉辦《色彩的呼喚》帛畫主題音樂會和《絲綢之路·弘揚帛畫》藝術作品展等,把帛畫弘揚傳播于各地,為中國帛畫在現代國際畫壇上弘揚傳播和重鑄輝煌正作出貢獻。


  • 中文名: 穆益林
  • 出生地: 上海
  • 國籍: 中國
  • 畢業院校: 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
  • 出生日期: 1944年10月
  • 職業: 書畫家
  • 主要成就: “中國傳統美術-帛畫”代表性傳承人

藝術簡介


帛畫,就是畫在絹、紡、綾、縐、紗、綢等未經染色織繡的素色絲織物上的繪畫。從在洛陽東郊商墓里考古發現絲織物殘片上有繪畫痕跡至今,已有3600多年的歷史,自商代至西晉的近2000年里,帛畫是中國畫的唯一畫種。

考古發現吐魯番的西晉古墓中開始出現紙上繪畫,但晉、隋、唐、宋的近800年里,中國畫的主體依然在絹帛上作畫。歷史告訴今人,中國畫原先就是帛畫。

西方在史前以壁畫、雕塑、雕刻等與建筑相關的固定材質上的藝術譜寫文明史時,中國帛畫已在輕質可攜的絲綢上用燦爛的色彩為人類文明史創造過幾個時代的輝煌,現存的楚漢帛畫至今享譽世界,絲綢之路上的帛畫在博物館里向人們印證著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昔日輝煌。帛畫是中華民族的文化遺產,也是全人類史前至今的文化瑰寶。

古代帛畫曾遍布神州南北各民族地區。從1942年至1997年間,在湖南省長沙、河南省洛陽、甘肅省武威、新疆吐魯番、山東省臨沂、湖北省江陵、青海省都蘭、廣東省廣州墓、吉林省吉林考古都發現、出土過帛畫或帛畫殘片。即使因氣候、水土的不同及墓葬保存條件不同而在江南絲綢之府等其他地區尚未考古發現帛畫,但能根據曾經的城鄉繁華估測當時帛畫在文化生活中的存在。

晉代之后畫家們把在帛畫上創制的理念、形制、工具與顏料、技法、法度等轉移到紙上繪畫,同時,帛畫以絹本卷軸畫為主的形制傳予后世。

宋代之后,以“水墨為上”的文人畫理念逐漸主導中國畫壇,宣紙的造紙工藝迅速發展更為水墨畫的普及提供了日益豐富的材質基礎,越來越多的中國畫家采用紙上水墨的繪畫形式,絹帛繪畫逐漸淪落為宣紙水墨畫的輔助畫種。清代后期至改革開放的100多年里,畫家在外患內亂的動蕩之中無法靜心精工細作地創作,帛畫進一步衰落乃至式微。水墨寫意的畫風日漸流行促使宣紙水墨畫筆墨理論的總結完善和水墨技法的空前發展,中國的宣紙水墨畫完成了獨立完整繪畫體系的架構。自此宣紙水墨畫作為中國畫的形象亮相于世界畫壇,導致人們誤以為中國畫只是宣紙水墨畫,忽視了承載著中國三千多年文化的帛畫。

改革開放后中國畫迎來了嶄新的時代。習近平主席于2013年11月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首先是中華傳統文化復興”,遠接古代帛畫之脈、重鑄帛畫現代輝煌的時代到了,帛畫復興成為時代的呼喚和民眾審美的需要。帛畫以中國傳統繪畫的身份在上海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獲得政府的保護,帛畫代表性傳承人穆益林的現代帛畫在國內外巡展交流和世博會上頻頻亮相,國家文化部門的領導多次強調對復興弘揚帛畫的支持,各地帛畫論壇和研討會引起學術界、藝術同道和公眾的關注。從三千年前走來的中國帛畫進入了發展的盛世時期。

穆益林先生矢志不渝地努力發掘帛畫傳統,自一九八三年以來閉門潛心傳承研究這種幾乎失傳的繪畫品種,探索創作現代帛畫,于2012年應中國國家畫院邀請舉辦帛畫展正式全面亮相。2012年時任文化部副部長王文章先生向媒體介紹:“很值得我們敬佩的一個方面就是,本來在二十多年、三十年以前,他就是我們中國非常著名的水墨畫家,很著名的。但是他當時為了探索、為了把帛畫在今天通過發掘之后能夠延續下來進一步的弘揚,他放棄了原先很熟悉的、很擅長的、已經取得很高成績的傳統的水墨畫,來探索帛畫藝術,這種保護我們民族文化遺產的精神值得我們非常敬佩”。2014年時任文化部副部長丁偉先生生向媒體強調:“最可貴的是他這種對我們中國悠久、優秀的文化傳統的挖掘、研究、保護和提高,讓世人看到了已經被淡忘的畫種。通過他的努力讓人們知道了在我們中國的文化藝術寶庫里還有這么一種非常有特點的、藝術水平極高、富有中國文化內涵的一種畫種,很可貴。”邵大箴先生曾在穆益林帛畫藝術展前言中說:“他的藝術成就遠不在對古代帛畫技法的研究上,而主要表現在帛畫創新探索成果。”穆先生深知古老帛畫的復興必須努力“以古開今”,使帛畫顯現出其他畫種無法比肩的特質才能以獨特藝術畫種的身份屹立于世界。他用了三十年的時間掌握絲綢的透疊性、折光性和高飽和度的材質特點并將其發揮得淋漓盡致,創造了能隨著觀賞角度和光源的變化而產生畫面的色彩與圖形變化莫測的奇異效果。在此基礎上,他進一步從題材、技法品種和表現語言方面拓展帛畫的表現范疇,使之不僅能自如地采用工筆、寫意、沒骨等方法描寫人物、花鳥、山水,更從現代審美意識出發,廣泛地從其他民族傳統藝術、西方現代藝術和民間藝術中吸收營養,并發揮藝術創造中應有的潛意識功能,在縝密構思的“有意”和偶然效果的“無意”之間,在具象、抽象、意象語言的交錯運用中,馳騁自己的才能,享受藝術探索的無限樂趣,創造出許多以色彩飽和度為特點的、富有強烈藝術表現力的現代帛畫佳作。

穆益林先生能有很好的專業能力取得現代帛畫的開拓性成果,與其畢業于云集名家大師的上海美專有關。他的成功歸功于吳大羽、張充仁、顏文樑、李詠森、沈之瑜、涂克、唐云、哈定、江寒汀、應野平、程十發、方增先、孟光、俞子才、謝之光、鄭慕康等等眾多老師們的無言之詔和循循善誘,嚴格經受了老師們的精心打磨,以及在同學們共同營造的濃厚學習氛圍中刻苦訓練基本功分不開。他在上海美專得了海上絹帛重彩一脈的真傳。上世紀二十年代擅畫絹帛重彩的馮超然把古法傳授給學生鄭慕康,鄭慕康1960年在上海美專任教后,把帛畫的重彩古法個別精心傳授給學生穆益林。穆益林先生是在馮超然、鄭慕康研究、創作絹帛重彩繪畫的路上繼續往前走出了自己獨特的路,現又被學生們和女兒穆昉瀾、穆昉昀持續創新向前,并正在不斷地弘揚推廣,自2012年至2018年,他為弘揚和推廣中國帛畫藝術身體力行到處奔波,已在國內外14個地區舉辦了22場帛畫展覽和在12個地區做了22場帛畫專題講座。

穆益林先生獻身于帛畫事業,也是長期得到江南文化浸淫的結果。他說“我兒時生活在嘉興新塍鎮的農村,在我姨母的桑地里放牛、吼田歌、吃桑葚,采了桑葉到柴屋里養蠶,過年時媽媽穿上自己繡的花鞋,我穿上媽媽在膝蓋處繡花加固的新褲,小學時我常把母親刺繡的剪紙花樣用鉛筆復印在讀書的課本上。桑、蠶、絲綢與藝術隨時在我們的生活中。”江南文化在穆益林幼小的心靈中刻下了深深地烙印,后來他會隨意地拿起絲綢材質開始帛畫的探索,便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在世界絲綢之源的江南,種桑養蠶、繅絲織綢滲透于人們的生活中,絲帛是人們的日常用品,江南人與絲帛很親近。歷史上江南的畫家隨意在絲帛上繪畫可以往上追溯數百年,如元代的趙孟頫、明清時期的吳門畫派仇英等畫家、陳老蓮、松江畫派董其昌、常州畫派惲南田和近代的海派畫家任伯年、虛谷、吳昌碩、馮超然等都曾在綾等帛上繪畫。正是江南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穆益林先生能在傳承古法基礎上,盡其聰明才智把帛畫演變成會產生奇特色變效果的現代帛畫,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居住在各種文化碰撞交織的上海,大半生受到了海納百川、兼容并蓄的海派文化熏陶。他對中外藝術和美術理論博采眾長細細咀嚼,在上海大學開設過西方繪畫、日本繪畫、中外剪紙、抽象畫審美鑒賞和對潘天壽、黃賓虹研究等課程,在其他大學教授過造型基礎、色彩學、透視學,帶領學生搞了不少博物館的展陳設計,任過上海世博會中國館展陳設計首稿方案的總設計師,也任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上海搪瓷行業的副總設計師,是搪瓷設計的領軍人物。開闊的國際視野、廣博的藝術修養和豐富的藝術實踐為他帛畫創作的獨辟蹊徑奠定了成功的基礎。





《湘西印象》 燈光移動,忽然變為滿目金山


穆益林先生深知帛畫的復興需要自己應有的擔當。他對每幅作品的創作都是精益求精,意境、形式幅幅自別,一幅作品創作時間短則十天半個月,長則兩三個月,導致他的作品一畫難求。但無疑穆益林帛畫今后一定是代表一個時代的傳世精品。

有人稱穆益林先生為大師,他感謝大家的尊重但一口拒絕,說自己“僅對古代帛畫做了一些傳承整理和在現代帛畫創作上先行一步,擔當了承上啟下的應盡責任,在中國帛畫復興的路上只是一顆‘鋪路石子’和‘墊腳石’。當代的帛畫大師要至少在七、八十年后方能從眾多帛畫創作高手中凸顯”。還有人曾稱他為“當代帛畫第一人”,他更是不屑地說:“帛畫是三千多年的畫種,每個朝代的畫在當時都可稱為‘當代’,但我們的先人有誰會無恥地自稱或認可別人稱自己為‘當代帛畫第一人’?真正的帛畫第一人是史前首位在帛上繪畫的不知名的祖先,他是我心中的帛畫之神!”

穆益林帛畫從遠古走來,突破人們承襲的紙畫審美窠臼,還千古之絕響,給了三千年帛畫的一個未來。他的作品日愈受到人們的關注,國內外美術評論界普遍給予高度評價。米蘭世博會專題舉辦了“帛畫走向世界?國際論壇”,德國慕尼黑大學獨立舉辦帛畫音樂會和展覽,米蘭世博會廣場大屏和美國紐約曼哈頓廣場納斯達克大屏、北京天安門廣場大屏都連續介紹穆益林帛畫藝術。人們從他的作品中,體驗到了古老華夏文明的璀璨歷史以及對未來的美妙憧憬。邵大箴先生說:“穆益林以自己帛畫創作的卓越成就,向人們展示了這一古老畫種的現代生命力和未來的光明遠景,但他不會就此止步,他正在繼續不斷完善自己的創作方法和在推廣帛畫藝術方面做出努力。他在這一領域將取得更大成功,我們是完全可以期待的!”是的,我們都在期待!


藝術年表

2019年

1月23日,由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辦的《江南文化創新發展中的帛畫復興》學術茶座研討會在上海社聯大樓六樓后樂廳舉行。

2018年

1月19日至28日,由上海鄔達克文化中心主辦的“古帛今韻·國樂春韻——穆益林帛畫·湯良國樂迎春巨獻”在上海鄔達克紀念館舉行。

1月19日,“古帛今韻”——穆益林迎春帛畫展開幕式暨“遇見千年”——鄔達克舊居迎春晚會,鄔達克舊居,上海;

1月20日,由上海鄔達克文化發展中心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在鄔達克紀念館舉行。

1月22日,由上海鄔達克文化發展中心、上海穆益林帛畫藝術館主辦的“大師面對面”在上海鄔達克紀念館舉行。

4月28至5月20日,由上海大世界主辦的“非遺原生——穆益林帛畫展”在上海大世界舉行。

4月28日至6月23日,由上海群眾藝術館主辦的“錦繡中華——三林刺繡、帛畫作品及文創精品展”在上海群眾藝術館舉行。

5月31日至6月5日,由上海鄔達克文化發展中心、斯洛伐克建筑師協會、布拉迪斯拉發州政府、布拉迪斯拉發老城區政府主辦的“致敬鄔達克·一帶一路暢想”畫展暨音樂會在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發舉行。

6月18日至21日,由上海鄔達克文化發展中心、匈牙利建筑師協會主辦的“致敬鄔達克·一帶一路暢想”畫展暨音樂會在匈牙利布達佩斯舉行。

10月16日,美國曼哈頓時代廣場納斯達克大屏展播中國帛畫和穆益林帛畫藝術。

2017年

3月25日至4月23日,由BMW上海體驗中心主辦的“師徒同心——傳統工藝與創新作品展”在BMW上海體驗中心舉行。

4月23日,“BMW中國文化之旅”——《親親帛畫》帛畫專題講座+體驗課在BMW上海體驗中心舉行。

6月1日,由德國慕尼黑大學、慕尼黑大學高級研究中心主辦的“色彩的召喚”帛畫講座——主題音樂會在德國慕尼黑大學禮堂舉行。

6月22日,由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辦的“在文化自信語境中的帛畫復興”學會茶座研討會在上海社聯大樓旭陽廳舉行。

7月20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國人國際美術基金會、湖州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文化局)、上海美協、上海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穆益林帛畫藝術巡回展”在湖州市博物館舉行。期間舉辦了“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和“《親親帛畫》帛畫教學”活動。

11月27日,由慕尼黑大學、慕尼黑大學高級研究中心主辦的“色彩的呼喊——帛畫展”在德國慕尼黑大學大禮堂舉行。

12月8日至次年1月10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上海市美協、上海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馬鞍山市文化和旅游委員會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穆益林帛畫藝術巡回展”在馬鞍山博物館舉行。期間舉辦了“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

2016年

3月20日,由江西服裝學院主辦的“中國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在江西服裝學院舉行。

5月20至30日,由中國輕工業聯合會、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中國工藝藝術品交易所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穆益林帛畫藝術展”在上海青浦“世界手工藝產業博覽園”舉辦。

6月25日至7月31日,由上海古漪園、上海穆益林帛畫藝術館主辦的“荷光蓮影——穆益林帛畫藝術展”在上海嘉定南翔古漪園舉行。并舉行“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

9月28至11月7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上海市美術家協會、上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桐鄉市人民政府主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巡回展·故鄉展”在浙江桐鄉錢君匋藝術館展出。期間分別在君匋藝術院、浙江傳媒學院舉辦了“中國帛畫藝術傳承弘揚研討會”“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

11月11日至11月17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嘉興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嘉興市文聯、上海美協、上海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主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巡回展——故鄉特展”在嘉興美術館舉行。期間舉行了“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暨中國帛畫藝術研討會”。

2015年

5月至6月,“《字由自在》——帛畫教學”在上海灘大美術館、上海穆益林帛畫藝術館舉辦。

6月10日,由云南藝術學院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及“中國畫傳承與創新學術交流會”在云南藝術學院舉行。

9月至10月,由中國企業聯合館、上海灘大美術館、穆益林帛畫藝術館、上海對外文化交流協會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中國走來暨穆益林帛畫藝術巡回展”和“帛畫走向世界?國際論壇”于意大利米蘭世博會期間在米蘭市中心廣場城市館舉辦。并在米蘭世博會大屏展播“穆益林帛畫世博巡回展”。

11月21至24日,由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武漢市人民政府、湖北省文化廳主辦,武漢市文化局、武漢旅游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協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穆益林帛畫藝術展”在武漢國際會展中心舉行。

2014年

5月16日至23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德國文化經濟促進會、上海市美術家協會等單位聯合主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巡回展“”第一站在中國美術館展出。北京站展覽由“帛畫春秋”“古風新韻”“和合中西”等三個部分組成。開幕式上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范迪安致辭,文化部副部長丁偉、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王文章參觀并講話。

5月16日,“中國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論壇在中國美術館召開,論壇由尚輝主持,出席專家有蔣采萍、鄧福星、鄧平祥、徐虹、張晴、王志純、穆益林、于洋、夏碩奇、牛克誠、丁寧、余丁、高天民。

5月17日至6月3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德國文化經濟促進會、上海市美術家協會主辦,中國國家畫院學術支持,湖南省博物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協辦,上海灘大美術館、德國歐亞文化經貿中心、大雅堂、北京博眾展示藝術有限公司承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展”在天津美術館舉行。

5月17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研討會在天津美術館舉行。

5月18日,“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大師班舉行,主講人為穆益林。

5月19日,由北京大學藝術學院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在北京大學藝術學院舉行。主持人為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丁寧,主講人為穆益林。

5月,由北京畫院藝術委員會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在北京畫院舉行,主講人為北京畫院藝術委員會副主任、《當代中國畫》主編王志純。

5月,由天津美術學院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在天津美術學院舉行,主講人為穆益林。

6月5日,由山西美術館主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巡回展”媒體見面會在太原美術館召開。

6月6日至6月15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德國文化經濟促進會、上海美術家協會主辦,中國國家畫院學術支持,湖南省博物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協辦,上海灘大美術館、德國歐亞文化經貿中心、大雅堂、北京博眾展示藝術有限公司承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展”在太原美術館舉行。

6月6日,由山西省美術家協會主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巡回展”論壇在太原美術館舉行。

6月9日,由山西師范學院主辦的“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講座在山西師范學院舉行。

6月21日至6月30日,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德國文化經濟促進會、上海美術家協會主辦,中國國家畫院學術支持,湖南省博物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協辦,上海灘大美術館、德國歐亞文化經貿中心、大雅堂、北京博眾展示藝術有限公司承辦的“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展”在石家莊美術館舉行。

6月21日,“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研討會在石家莊美術館舉行。

2013年

8月24日,在新疆烏魯木齊市圖書館主講“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

8月29至9月10日,由新疆自治區文化廳、烏魯木齊市委宣傳部、自治區文物局、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自治區美術家協會聯合主辦、烏市文化局、自治區博物館共同承辦,烏市博物館、烏市圖書館、上海灘大美術館、新疆一行文化藝術學術中心等單位協辦的“絲路印象?丹青異彩——新疆典藏絹帛文物暨穆益林現代帛畫藝術聯展”在烏魯木齊市博物館舉行。

8月29日,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化廳、烏魯木齊市委宣傳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物局、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美術家協會主辦,烏魯木齊市文化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承辦的“新疆學術研討會:《絲綢之路與現代帛畫藝術研究》”在烏魯木齊市圖書館舉行。

9月7日,在新疆烏魯木齊市圖書館主講“中國帛畫的審美鑒賞”。

12月至次年2月,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正陽門進行“帛畫從三千年前走來”的大屏展播。

本年至2016年,穆益林帛畫作品常設展覽在上海灘大美術館、上海穆益林帛畫藝術館展出。

2012年

7月26至31日,由中國國家畫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上海市美協、上海美術館主辦,北京銀谷藝術館、藝谷文化產業集團、北京中聯國興書畫院協辦的“丹青異彩一一穆益林帛畫作品展” 在中國國家畫院美術館舉行。時任文化部副部長、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王文章參觀并講話。

7月26日,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展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國家畫院舉行。會議由尚輝、邵大箴主持,趙立忠、楊曉陽、王志純、劉龍庭、馬鴻增、孫克、邵大箴、尚輝、王鏞、陳醉、鄭工、李一參加了此次研討會。

8月3日,在上海吾同公益書吧舉辦“中國帛畫的傳承與創新”講座。

8月7日至15日,由中國國家畫院、吳作人國際美術基金會、上海市美協、上海美術館主辦“丹青異彩一一穆益林帛畫作品展” 在上海美術館舉行。

8月7日,丹青異彩——穆益林帛畫藝術展新聞發布會在上海美術館召開。發布人為上海美術館執行館長李磊,上海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朱國榮。

8月11日,由東方講壇、上海美術館主辦的“中國帛畫的傳承與創新”講座在上海美術館舉行,主講人為穆益林。

12月22日至12月27日,參加由青島市委宣傳部主辦,青島中德生態園管委會、德國歐亞文化經貿中心、山東省農村情文化藝術發展中心、青島市博物館承辦的“中德文化藝術交流展”。

2011年

“春雨江南——長三角中國畫名家邀請展” (中國國家畫院);

“中國國際文化藝術博覽會” (中國農展館);

2010年

“北京銀谷藝術館穆益林帛畫藝術常設展”;

2009年

“武漢市革命歷史博物館(中共五大革命歷史紀念館)常設展”;

2008年

“日?中美術好交流展” (日本名古屋);

2007年

“‘浪潮’一一中韓藝術家聯展”;

2006年

“上海水墨藝術大展”;

2005年

“上海,香港2005藝術交流展”;

2004年

陸續任老教授協會上大機關分會副會長,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上海教育考試院藝術高考評分副組長,上海市政府采購評分專家,上海電影藝術學院會展系主任、會展設計中心主任、學科領頭人、教授;

“第一回海上現代筆墨作品展”

“首屆現代水墨畫展” (上海安麗畫廊);

2002年

“紀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全國美術作品展”;

2001年

“上海美術大展”;

“蒲華美術館開館展”;

2000年

“新時代全國中國畫展”;

日本關西地區“日中藝苑畫展”;

1999年

“中國上海國際藝術節名人名作展”;

日本神戶“日中藝苑畫展”;

“時代風采一一慶祝上海解放五十周年畫展”;

“99上海藝術博覽會”;

“全國第二屆中國花鳥畫展” (中國美協主辦北京)優秀創作獎

“世紀之晨藝術名作展”;

1998年

98上海百家精品展”;

“98上海藝術博覽會”;

日本西宮、神戶“日中藝苑畫展”;

嘉興市博物館“慶祝沈鈞儒紀念館開館暨紀念沈鈞儒先生逝世三十五周年畫展”;

1997年

“上海市美術作品展”;

“上海體育畫展”;

1993年

“首屆全國中國畫展”;

“上海市美協海風畫展”;

“中國藝術界名人作品展示會”;

海意大利總領事館、同濟大學聯辦“人與自然”畫展;

“上海百景中國畫展”;

1992年

調入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上海分院任咨詢部副主任,同年調入上海大學任教,任副教授,中日書畫研究室研究員、文學院對外交流部東方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校藝術中心教師,上海東方文化學院藝術設計系主任、教授;

“國際中國畫展”一等獎(中國文化部?中國東方文化研究會主辦);

上海“海平線畫展”;

“浙江省、江蘇省、上海市人物畫聯展”;

1991年

“上海市慶祝建黨七十周年美術作品展”;

“上海黃浦畫院成立五周年書畫展”;

1990年

美國洛杉磯“穆益林中國江南水鄉展”;

日本熊本“上海現代中國畫家作品展”;

日本長崎、札幌“中國好江南畫展”、“穆益林‘中國水鄉’畫展”;

“90上海中國畫大展”;

日本東京“日本炭火書畫會、上海黃浦畫院聯合書畫展”;

1989年

“第七屆全國美術作品展”;

“上海市慶祝解放四十周年美術作品展”;

日本大阪“穆益林展”;

加拿大溫哥華“四畫家展”;

1988年

美國伊利諾斯大學“穆益林作品觀摩展”;

“上海市黃浦畫院首屆繪畫書法作品展”;

1987年

日本大阪“穆益林墨彩畫展”;

日本東京“元陽會油畫展”;

“上海剪紙藝術展”;

“上海市美術作品展”;

1985年

“上海市體育美術作品展”;

1984年

“上海市美術作品展”

“全國職工畫展” (中國美協、全國總丁會聯合主辦)二等獎;

1983年

開始研究和創作帛畫;

1979年

“第五屆全國美術作品展”;

“上海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周年美術作品展”,獲一等獎;

“京津滬職工美術作品展”,獲中華全國總工會優秀創作獎;

1978年

“上海海市新時期美術作品展”;

1977年

到上海久新搪瓷廠十五年,先后任美術設計室負責人,副總設計師。期間兼任上海市職丁美術創作中國畫組組長、南市區職丁美術協會會長、華東師范大學美術系教師;

“上海市美術作品展”;

“上海紀念建軍50周年美術展”;

1973年

借調到上海輕丁業局負責開展輕丁業局丁人美術創作組丁作,期間合作創作不少配合時事的作品;

1968年

年經全體同學聯名要求,作為66屆大專畢業。到上海貼花印刷廠接受再教育,任制版丁、印刷丁、貼箔丁;

在此后的十年中,為上海財經學院、上鋼三廠、上海第九人民醫院等幾十家單位畫過大型《毛主席》、 《華國鋒主席》油畫像;

1963年

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預科畢業,留校升大學;

1960年

考入上海市美術專科學校預科。在課外,眾多老師給予精心的個別輔導,其中,鄭慕康傳授傳統絹本畫法則;

1959年

返嵩山中學就讀。中國畫《全家學習毛主席著作》人選“上海市美術展覽”,受教于王青之先生,系統學習中國山水畫;

1958年

安家落戶到市郊閔行農村人民公社務農八個月,就讀于上海縣中學(閔行中學),期間跟隨美術老師上街畫了很多歌頌三面紅旗的壁畫,受教于陳松先生接受中國山水畫啟蒙;

1957年

考入上海嵩山中學初中部;

1956年

浙江省嘉興縣新塍鎮中心小學畢業;

1955年

回母親故鄉浙江省嘉興縣高照鄉竹園兜村合作社務農;

1950年

入學上海私立希孔小學;

1944年

出生于上海;

藝術觀點


回溯帛畫心存敬畏:中國畫最早畫種的本意

文/穆益林


帛畫,因畫在帛上而得名。簡單說就是在平面的真絲織品絹、紡、紗、綢、綾上繪制圖畫,有其獨特的技巧和特殊的藝術表現力。回溯中國的帛畫,因為是繪在絲綢上,其實是有文化在里面的——就是非常崇敬絲綢與蠶,這種蠶崇拜,是古人對生命的一種演繹所產生的,古人也希望生命能破繭而出,這些都來自于我們對生命重生的追求。所以古人畫帛畫時,須有很虔誠的敬畏之心,甚至需要沐手焚香。

今年9月米蘭世博會將展出中國帛畫作品。回溯過往,我真正被帛畫吸引是在1983年,當時我是上海市總工會中國畫創作組的組長,那時候我們都是業余畫家,包括現在的很多畫家,當時都在業余的工廠里。當時我們都是工人階級的創作人員,后來我們大家陸續走進了專業單位,走進了大學,除了部分是中國畫 院和油雕院外,大多數人都是業余的,后來漸漸被專業單位吸收進去了,所以我當時也在這個高潮之下,我是上海中國畫創作組的組長。在“文革”結束以 后,1979年我們搞了一個全國大展,是慶祝國家建國30周年的一個大展,后來我們和中國文聯就決定要搞全國美展,五年一次,所以1984年要舉辦全國的 美展,那時候就動員大家一起搞,春節的時候搞一個預展,看看哪些作品行,哪些作品不行,哪些作品要修改,在這個情況下,我們就緊張投入到創作中。當時我創 作這一幅,原來叫《中秋情》,畫好了拓好了,掛上去一看顏色太過鮮艷,不是我原來構思當中的調色,我說畫壞了,我重新畫。我把一個新的絹蒙上去打復稿子, 因為我這個稿子直接在上面打的,復稿子的時候就發現蒙上去這個隱隱約約的效果倒是我想追求的色彩的效果,一下子就覺得這個材質非常有意思。那么我就開始把 很多畫面里面的大多數人,包括所有的車之類東西都畫在上面,我正面是用花青顏色畫雨,就改名字《雨中情》。畫的正面,人是隱隱約約的,可以感受到雨意。如 果直接用正面畫顯然是表現不出的。

這樣做了以后,我覺得效果還可以,然后用這個方法,用其他的材質再試,后來也是參加全國美展的《家庭教師》,我是用小紡、洋紡,比這個絹更薄的 來寫。1983年我畫這個絹,也不是畫彩店里買的絹,是人家做衣服用的素絹,所以材質不同,我掌握起來開始就遇到問題。但這個問題恰恰使我走進了對帛畫的 研究,對材質的研究,然后我再去了解古代的人是怎么畫的。

后來就開始走進了帛畫的歷史,向我們老祖宗討教以前是怎么畫的。

帛約興起于戰國時期,至西漢發展到高峰。比如長沙馬王堆漢墓的彩繪帛畫、山東臨沂金雀山9號漢墓出土的長方形旌幡都顯示了較高的藝術水平。

所有的絹畫都是帛畫,絹本畫是一個特定的名詞,這個絹本畫,是宋代米芾提出來的,他提出來對應唐代《唐朝繪畫錄》里邊的“紙本”,因為這時候有人畫紙了,作者就提出來“紙本”兩個字,《唐代繪畫錄》里邊第一次出現“紙本”兩個字,后來紙本的畫越來越多了,米芾是個收藏家,他自己又是畫家,又是書 法家,又是個大官,他是有話語權的,但是他收藏了很多的東西,好多好東西都要經過他的手,所以在他的記錄里就提出了“絹本”兩個字,因為很多人畫“紙” 了,為了和“紙”區別開來。那么當時畫在絲綢上的很多畫家就畫在這個絹上,以絹為主,他就說絹本。但他不是提出“絹本畫”,他就說這是“絹本”,是畫在絹上的。后來就稱它“絹本畫”,人家都以為古代人都只是畫在絹本上,其實不是,元代黃公望等人畫的主要是紙本,當時也畫在綾上,綾上和紙上它已經是完全一樣的畫法。所以元代的時候,以紙本為主的情況下,好多畫家有時候換換材料,畫在綾上、絹上,但畫法是一樣的,就是紙上的畫法。

“帛畫”這兩個字是1949年提出來的,這兩個字提出來以后恰恰讓我們絲綢上的繪畫回歸它的本意,而且在世界上亮出了我們中國畫的一個很重要的品牌,就是帛畫。

帛畫的外延更廣。以前我們從來不稱絹畫的,古代人稱畫在帛上的畫,而不是稱畫在絹上的畫,絹只不過是其中之一。那么我們畫在帛上也可能畫在其他材質上,也可能畫在絹上,但由于絹可能有些人覺得容易控制,它比較緊密一點,所以畫的人多一點,但并不是說沒有人畫在其他材質上,你看我們博物館的一些裝 裱師傅他們就會知道,以前古人的畫里邊就有不是畫在絹上,在其他材質上的。那么當時老百姓都以為中國畫就是絹本畫,就是紙本畫,包括現在好多中國畫家他們 都不清楚了,這個就搞錯了。所以提出“帛畫”這兩個字,是讓它回歸我們中國畫最早的畫種的本意。因為吐魯番古墓曾出土了中國第一幅紙質畫,是晉代的貴族生活圖。

從紙的角度來講,材質、材料決定了畫作的演變史。我們看中國畫早期,如果是3600多年歷史,帛畫就占了2000年。“繪事后素”是《周禮》里 所記,中國畫現在很多的標準延續下來的,傳統的一種手法,繪制的手法,以及一些審判的標準,其實在帛上已經存在并奠定了。比如唐代的吳道子傳承了以線為主 的水墨,另外一塊是色彩為主的。唐代的就是把兩者結合,既講究用線,又講究色彩,到了宋代又變化了,宋代又變成水墨主宰了,非主體的部分是水墨的:比如石 頭、樹;主體的部分:人、亭臺、樓閣都是重彩的,這個就是相結合了,不斷在發展的過程中間。但我們追溯上去,我們就知道中國畫現在的很多東西都是帛畫奠定 的,帛畫創造的,帛畫是我們中國畫的一個創造階段。水墨、色彩都是那個時候。比如“三礬九染”也是從帛上出來的,就是染三遍,趕快用明礬水把它固定一下, 然后再染三遍固定一下。

這是我們中國畫的非常重要的一個法度標準所延續下來產生的,因為中國的帛畫,是在絲綢上的繪畫,有一個文化在里面,就是非常崇敬絲綢,崇敬蠶, 也就是來自古代的蠶崇拜,這種蠶崇拜,是以前的人對生命里面的一種演繹所產生的。因為蠶結了繭生命結束了,咬破一個洞飛出一個新的生命,人也希望我們生命 能破繭而出,人也希望生命是重生的,所以你看伏羲女媧圖,是什么概念?放在木頂上的,死者能看到伏羲女媧,伏羲女媧是創造人的,我們再跟隨伏羲女媧重生。 像馬王堆的一個梯形帛畫,就是希望引魂上天,或者安魂。比如過去有錢人家的小孩死了,得用絲綢包起來,但是他的頭的地方要有一個洞,為什么?因為小孩他力 量小,方便他能夠重生,從絲綢的包裹里重生,都來自于我們對生命重生的追求。就是這個理念,所以我們以前祭拜天,祭拜地,祭拜我們的祖先,我們舉行這個儀 式的時候,一定要穿上絲綢的衣服,因為這是一種和天、地、神靈相溝通的媒介。所以絲綢上的衣服,我們畫各種不同的圖案,舉個例子,后來當官的有品階的概 念,品階不同,圖案顏色都有不同,衣服要干干凈凈,因為要去祭神啊。那么也就是說我們絲綢上的色彩、圖案,不允許這種粉末再浮在上面,我們一定要把它弄得 干干凈凈,因為絲綢是透明的。所以古人畫帛畫的時候,也是要有一種很虔誠的敬畏之心,非常誠心誠意的,沐手而焚香。

所以三礬九染是這么來的,這樣就形成了我們中國畫的一個法度標準。什么法度標準呢?就是說我們是不允許把顏料的臟粉、渣粉浮在絲綢上的,所以我 們要染三遍,再固定一下,把這個粉給去掉。所以朱砂的顏色上去以后,我們上面都要弄干凈。還有很多顏色,我們是畫在反面的,不是畫在正面的,那么這些都是 我們以前的法度標準,這個法度標準來自于我們文化深厚的傳統,而這種傳統是國外沒有的,國外的畫是靠顏料,刮刀,厚厚地堆上去都沒關系。我們的傳統對絲綢 是很敬畏的,所以我們是靠染了色的不同色塊的絲綢來表現對象,這是風水,這就確定了我們中國畫的高難度,技術上的難度,技術的難度決定了我們藝術高度,哪 個人覺得這個東西非常容易就能夠畫出來,畫成一個世界高手的?那么除了現在的一些把藝術作為生活一部分的這種理念以外,我們以前的繪畫都是非常講究術的高低,美術美術,沒有高的術,不可能成為一個很高級的藝術品。所以中國畫,這個是非常高難度的。所謂的三礬九染,其實在唐代中期之前是不用膠礬水的,而這主 要就是靠控制力。


古代畫山,反面可能不是青綠的,反面可能是一片赭石。再比如《簪花仕女圖》原作因白顏色在后面染,染了以后把白顏色滲透到絲綢里面去了,所以正 面它的絲綢還是紋路非常清晰,但這一塊顏色就比其他地方淡,然后表面非常薄的上一點點白就解決了。我們以前是這樣畫的,而現在好多畫工筆的人,只知道三礬 九染,不知其所以然。

絲綢有獨有的折光。這個折光關系也是我在1994年春節后上班,坐公交車偶然發現的,那時的公交車沒有普及空調,人和人都擠在一起,穿的衣服也 很厚,有些女同志圍著絲巾,就在我的眼前晃里晃去,引起我的注意了,但側面看黃還是黃,側面看紅還是紅,紅在上面還是紅,但正面看焦點的地方變顏色了,我 一想這不就是絲綢的特點嗎?而這個特點是其他材質沒有的。從1983年開始,一直到1992年我就一直在摸索,一定要摸出一個只有絲綢上獨有的,其他材質 上沒有的風格,我想,光復帛畫,就一定要找出帛的特點特性來表現。

藝術評論

穆益林的現代帛畫

文/王鏞


上海畫家穆益林是中國傳統帛畫的傳承人,更是中國現代帛畫的開拓者。中國藝術從傳統走向現代的路不止一條。穆益林是從中國傳統帛畫材料的角度切入現代的。藝術,無論是建筑、雕塑還是繪畫,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材料決定風格,材料的質地決定風格的面貌,材料的變化引起風格的變化,材料的革新促成風格的革新。穆益林選擇中國古老的絲帛重彩作為繪畫材料,好像從元明清以來流行的宣紙水墨退回到唐宋甚至戰國時期的絲帛重彩,這表面上看是復古,實際上是以復古為革新,重新以中國繪畫的色彩體系取代水墨體系,使一個古老的畫種恢復青春的生命活力。他經過30年的帛畫研究和創作,努力挖掘傳統帛畫豐厚的藝術資源,開發現代帛畫特殊的表現功能,使中國帛畫重現輝煌、走向現代。

根據我的現代藝術理論假設和衡量標準,強化個性、簡化形式是現代藝術的兩大特征。強化個性比簡化形式更重要。強化個性的核心是表現畫家的個性情感。20世紀80年代,穆益林剛剛開始嘗試帛畫創作的時候,顏文樑就評論他的作品說“有顯明的個性”、“與眾不同”。我認為,穆益林的現代帛畫的現代性,主要體現在他的藝術個性非常鮮明。而這種藝術個性中最突出的元素就是他的色彩,或者說是重彩,明艷濃烈、變幻多姿。劉勰《文心雕龍?情采》篇說:“繁采寡情,味之必厭。”(辭采繁麗而缺乏情感,品味起來一定令人生厭。)穆益林的現代帛畫恰恰相反,可以說是“重彩多情”,他的色彩與他的情感同樣豐富、飽滿、濃烈。色彩自身就富有情感的表現力。在中國傳統繪畫中,帛畫、壁畫和民間繪畫都特別強調色彩的情感性、表現力,色彩往往還帶有象征寓意。西方現代繪畫從印象派之后到野獸派、表現主義都追求色彩的解放,強調色彩自身的表現性,康定斯基還試圖揭示色彩的神秘主義的“內在的音響”。穆益林說他的現代帛畫“要強化色彩的飽和度”。強化色彩的飽和度實際上就是強化情感的飽和度,強化個性的表現力。穆益林的現代帛畫是多種藝術元素的融合。多種藝術元素的融合可能減弱個性,但突出其中一兩種特殊的元素則可能強化個性。如果把某一種藝術元素發揮到極致,就可能強化個性,就可能產生現代感。穆益林的現代帛畫就是在綜合各種藝術元素當中,突出色彩這一最基本、最重要的元素,色彩在他的現代帛畫中始終是一個主角,而他的色彩正是他的豐富、飽滿、濃烈的個性情感的突出表現。我們對比一下陳家泠的極淡的水墨與穆益林的極濃的色彩,兩位上海畫家不同的藝術個性便一目了然。

穆益林的現代帛畫是中國特別是上海多元文化融合的產物,是古今中外多種藝術元素融合的產物。近代上海既是十里洋場,又有城隍廟。海上畫派是在開放的上海商埠中產生的,海派革新的一個特點就是文人畫傳統與民間藝術元素的結合,海派畫家吳昌碩還大膽地使用了西洋紅。穆益林1944年生于上海,幼年曾經在他母親的故鄉浙江嘉興農村生活,青少年學習中國山水畫,師從鄭慕康學習絹本畫法(這也為他后來的現代帛畫打下了基礎)。1960年代他在上海美術專科學校預科和大學學習西畫,在上海博物館臨摹古畫。他后來的工作廣泛涉及絲綢染織、貼花、剪紙、搪瓷等各種民間工藝,他熟悉藝術設計,熟悉電影藝術,也了解日本畫……這么復雜的人生閱歷和藝術經驗,促使他的現代帛畫吸收了上海都市文化、民間文化、中國傳統文化、西洋文化等多元文化的多種藝術元素,使他的繪畫風格呈現亦土亦洋、亦古亦今、亦中亦西的多種藝術元素融合的特色。他開發的現代帛畫材料的透疊性、折光性、色彩高飽和度等特殊性能和技法,往往也是從多元文化、多種元素的互動整合中創造出來的,而中國本土藝術元素特別是重彩始終是其中最突出的元素。

1983年穆益林偶然發現了絲織物的奇妙視覺效果,就像1910年康定斯基偶然發現了自己的第一幅抽象水彩畫一樣興奮,從此開始了他長達30年的現代帛畫探索。他的早期帛畫作品《家庭教師》人物的面部造型還是傳統的工筆重彩畫法,但透明的雨披已顯示絲帛材質的特色。他的成熟期的現代帛畫作品《鬧元宵》《元宵印象》《過大年》,更多地吸收了民間藝術元素,包括燈彩、年畫、剪紙、門神等通俗色彩,色彩特別紅火、熱鬧,也令人聯想到上海南京路霓虹燈的五光十色。這種五光十色紛然雜陳的藝術表現,與民間藝術的平面色彩圖案不同,強調了色彩的光影變幻,不僅渲染了民間節日的熱烈喜慶的氛圍,而且產生了現代都市社會光怪陸離、節奏律動的感覺。帛畫花鳥畫《荷塘印象》《天涯客》也是他成熟期的作品,更多地帶有傳統文人畫的高雅格調。荷塘與仙鶴是傳統文人畫偏愛的題材,但文人畫崇尚水墨,鄙薄色彩,穆益林則力圖調和院體畫的工筆重彩與文人畫的寫意精神,所以他的《荷塘印象》和《天涯客》已經開始從工筆重彩向寫意重彩過渡。帛畫山水畫《天地皆詩》系列是穆益林的現代帛畫最成熟的作品,充分發揮了多種文化藝術元素融合并突出變幻多姿的色彩元素的特色,拓寬了中國山水畫的表現語言和藝術境界。《天地皆詩》系列的許多作品都試圖營造一種超現實的幻境。我覺得現在中國藝術家的想象力比較貧乏,中國的超現實主義藝術不太發達,還不如印度和墨西哥。而穆益林的《天地皆詩》系列卻有很多作品想象力異常豐富和奇特,具有濃厚的超現實主義的浪漫色彩(他的《元宵印象》《荷塘印象》等作品也有不少超現實的構成)。例如他的《牧歌》《天山云》《攜著夕陽歸》《暮歸喀納斯》等作品,利用絲帛多重疊加染色的效果,把成隊的羊群處理成重疊交錯的、虛幻的半透明的剪影,像電影疊印的鏡頭一樣,非常富有魔幻的動感意味。《天地皆詩》系列還有些作品,例如《春澗云歸》《空谷凝秋》等佳作,已趨于色彩的抽象,更符合我所謂的“簡化形式”。

穆益林的現代帛畫開拓了中國帛畫的一個發展的新時期。他宣稱:“中國帛畫是中華民族的瑰寶,為重現它的輝煌,我在努力。”他呼吁:“帛畫需要傳承,帛畫需要復活。”當然,復興中國帛畫只有一個畫家的努力是不夠的,必須有很多畫家參與帛畫創作共同努力,才可能真正使中國帛畫復興。但穆益林作為中國現代帛畫的成就杰出的開拓者,當之無愧,功不可沒。

(作者為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穆益林的帛畫創造出一個新畫種

文/朱國榮


穆老師的帛畫,不是把帛僅僅作為一個載體,而是發掘它的特點創造出一個新的畫種,這個畫種對帛的透明性、折光性、以及紡織印染顏料進行了運用,實際上他這個畫已經與我們概念上古代的帛畫是兩回事。因此我覺得這個材料的選用是帶有很強烈的現代性。從西方來說,現代藝術的面貌首先是對材料的開發。當然還有平面性,我在我的文章里面沒有把平面性作為現代的一個形式來寫,為什么?因為平面性在西方是很明顯的一個現代感,在中國不一定是。但是穆老師這個透明性,重疊性、也就是透疊性,這是很明顯的現代感,這一類的現代感確實促使我們對這樣的作品可以進行全面的討論。大家評論穆益林帛畫時都講他是“現代帛畫”,現代在什么地方?我感覺沒有講透。我想到這點,就把穆老師的現代感從這個層面進行分析,就可以看出與傳統的帛畫有很大的差別。他的表現手法很多的,最近對折光的表現我覺得是非常震撼。折光就是把作品通過不同的視角去看,在光的作用下顯現出完全不同的顏色,這是一個很厲害的發明,這在過去所有的一切繪畫中還沒有走到這樣一步!這樣實際上把他過去的帛畫又提高了一個很大的層次,這層次使他更獨立于其他的畫種,更獨立于古代的帛畫。

《中國帛畫·穆益林》畫集中有一個紅色的印章是穆益林的“穆”,仔細看,是帛畫的“帛”。這個“帛”底下三橫,一個是他自己,一個是她大女兒,一個是她小女兒。我很佩服這個設計,另外他的帛畫在他的家里得到了全面的支持。他夫人幫他裱畫,所有的作品都是他夫人幫他裱的,他的兩個女兒也是極力支持他的工作。實際上是他把他的生命都放在這里面了,大家想,這樣一個默默無聞的對帛畫研究探索創作的藝術家,到今天大家才給以重新審視,包括我。我在90年代對他了解,那時候和現在的了解完全是一個不同的層面。因此我覺得他的意義在于我們對于古代傳統的繼承和開發特別是創新有一個很大的啟示,而且對于上海來說也是一個新的藝術品種的誕生。

(作者系上海市美術家協會顧問,此文根據“丹青異彩 穆益林帛畫藝術展”新聞發布會上講話錄音整理摘錄)

詞條圖集

  • 帛畫作品19

  • 國畫作品1

聲明

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美術百科網的立場,也不代表美術百科網的價值判斷。美術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本站或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aeynqd.tw。

京ICP備18037615號-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權所有

隱私政策     使用者協議

江苏7位数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