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術百科 - 安格爾

恭喜鐘雙飛詞條創建成功 03:34:47

已收錄841個詞條 已瀏覽22124人次 創建詞條
安格爾-美術百科

安格爾

詞條統計

瀏覽次數:22124
最近更新:2019-06-27
創建者:美術百科網客服

安格爾
22124 0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1780年8月29日- 1867年1月14日,法國新古典主義畫家。安格爾深受過去藝術傳統的影響,并渴望成為學術正統的守護者,反對占主導地位的浪漫主義風格。盡管他自認為是沿襲尼古拉斯?普桑和雅克?路易斯?大衛傳統的歷史畫家,但他的肖像畫,無論是著色的還是素描,都被認為是他最偉大的遺產。他對形式和空間的表達扭曲使他成為現代藝術的重要先驅,影響了畢加索、馬蒂斯和其他現代主義者。 他出生在蒙托邦的一個普通家庭,后來去了巴黎,在大衛的畫室學習。1802年,他首次在巴黎沙龍上亮相,并因畫了《阿伽門農的使者》而贏得羅馬大獎賽。1806年,當他離開意大利前往羅馬定居時,他的風格——揭示了他對意大利和佛蘭德文藝復興時期大師們的深入研究——已經得到了充分的發展,并且在他的余生中幾乎沒有什么改變。1806年至1824年,他先后在羅馬和佛羅倫薩工作,定期將畫作送到巴黎沙龍,在那里,他的作品遭到了評論家們的批評,他們認為他的風格古怪而過時。在這段時間里,他很少接受委托去畫他想畫的歷史畫,但他成為一名肖像畫家和繪圖員能夠養活自己和妻子。 1824年,他的拉斐爾風格的《路易十三的誓言》在沙龍上獲得了認可,安格爾也被公認為法國新古典主義學派的領袖。盡管從歷史繪畫傭金中獲得的收入使他能夠少畫一些肖像畫,但他為貝爾廷先生所畫的肖像畫卻標志著他在1833年的又一次廣受歡迎的成功。第二年,他對自己雄心勃勃的作品《圣塞弗里安的殉難》受到的嚴厲批評感到憤怒,于是他回到了意大利。1835年,他在意大利擔任了羅馬法國學院的院長。他于1841年永久定居巴黎。晚年,他創作了許多早期作品的新版本,包括彩色玻璃窗的一系列設計,幾幅重要的女性肖像,以及《土耳其浴室》,這是他創作的幾幅東方人裸體女性畫作中的最后一幅。


  • 中文名: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 外文名: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 出生地: 法國朗格多克省蒙托邦
  • 國籍: 法國
  • 逝世日期: 1867年1月14日
  • 畢業院校: 圖盧茲學院美術學院
  • 出生日期: 1780年8月29日
  • 職業: 畫家
  • 主要成就: 羅馬大獎、黃金桂冠、榮譽軍團騎士

藝術簡介


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1780年8月29日- 1867年1月14日,法國新古典主義畫家。安格爾深受過去藝術傳統的影響,并渴望成為學術正統的守護者,反對占主導地位的浪漫主義風格。盡管他自認為是沿襲尼古拉斯?普桑和雅克?路易斯?大衛傳統的歷史畫家,但他的肖像畫,無論是著色的還是素描,都被認為是他最偉大的遺產。他對形式和空間的表達扭曲使他成為現代藝術的重要先驅,影響了畢加索、馬蒂斯和其他現代主義者。

他出生在蒙托邦的一個普通家庭,后來去了巴黎,在大衛的畫室學習。1802年,他首次在巴黎沙龍上亮相,并因畫了《阿伽門農的使者》而贏得羅馬大獎賽。1806年,當他離開意大利前往羅馬定居時,他的風格——揭示了他對意大利和佛蘭德文藝復興時期大師們的深入研究——已經得到了充分的發展,并且在他的余生中幾乎沒有什么改變。1806年至1824年,他先后在羅馬和佛羅倫薩工作,定期將畫作送到巴黎沙龍,在那里,他的作品遭到了評論家們的批評,他們認為他的風格古怪而過時。在這段時間里,他很少接受委托去畫他想畫的歷史畫,但他成為一名肖像畫家和繪圖員能夠養活自己和妻子。

1824年,他的拉斐爾風格的《路易十三的誓言》在沙龍上獲得了認可,安格爾也被公認為法國新古典主義學派的領袖。盡管從歷史繪畫傭金中獲得的收入使他能夠少畫一些肖像畫,但他為貝爾廷先生所畫的肖像畫卻標志著他在1833年的又一次廣受歡迎的成功。第二年,他對自己雄心勃勃的作品《圣塞弗里安的殉難》受到的嚴厲批評感到憤怒,于是他回到了意大利。1835年,他在意大利擔任了羅馬法國學院的院長。他于1841年永久定居巴黎。晚年,他創作了許多早期作品的新版本,包括彩色玻璃窗的一系列設計,幾幅重要的女性肖像,以及《土耳其浴室》,這是他創作的幾幅東方人裸體女性畫作中的最后一幅。

早年: 蒙托邦和圖盧茲


安格爾出生于法國塔恩-埃特加隆的蒙托邦,是讓-瑪麗-約瑟夫?安格爾(1755-1814)和妻子安妮?穆萊(1758-1817)七個孩子中的老大(其中五個在嬰兒期幸存下來)。他的父親是一個成功的多才多藝的藝術家,彩飾畫(中世紀抄本上的)、雕塑家、裝飾石匠、業余音樂家;他的母親是一位假發商的女兒,幾乎目不識丁。年輕的安格爾從他的父親那里得到了繪畫和音樂方面的早期鼓勵和指導,他已知的第一幅畫是在1789年完成的,是仿古鑄型之后的研究。從1786年開始,他就讀于當地的克雷蒂安教育學院,但是他的教育被法國大革命的動亂打斷了,1791年學校的關閉標志著他傳統教育的結束。對他來說,學業上的不足始終是他不安全感的來源。

1791年,約瑟夫?安格爾帶著他的兒子來到圖盧茲,年輕的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就讀于皇家雕塑與建筑學院。在那里,他師從了雕塑家讓-皮埃爾?維甘(Jean- pierre Vigan)、風景畫家讓?布里安(Jean Briant)和新古典主義畫家紀堯姆-約瑟夫?羅克(Guillaume-Joseph Roques)。羅克對拉斐爾的崇敬對這位年輕藝術家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安格爾在作曲、“人物與古董”和生命研究等多個學科中獲獎。他的音樂才能是在小提琴家勒讓恩的指導下發展起來的。從十三歲到十六歲,他在圖盧茲首都管弦樂隊演奏第二小提琴。

從很小的時候起,他就立志要成為一名歷史畫家。在路易十四(Louis XIV)領導下的英國皇家繪畫與雕塑學院(Royal Academy of Painting and Sculpture)建立的畫家等級體系中,歷史畫家一直被認為是繪畫的最高層次,一直延續到19世紀。他不想像他父親那樣簡單地為現實生活畫肖像或插圖;他想要代表宗教、歷史和神話中的英雄人物,把他們理想化,用能解釋他們行為的方式表現出來,與最好的文學和哲學作品相媲美。

在巴黎(1797 - 1806)


1797年3月,學院授予安格爾繪畫一等獎。8月,他前往巴黎,在雅克-路易斯?大衛的畫室學習。安格爾以他的主人為榜樣,學習新古典主義。1797年,大衛正在創作他的巨作《薩賓婦女的介入》,并逐漸改變了他的風格,從嚴格的羅馬現實主義模型到希臘藝術中純粹、美德和簡單的理想。大衛的另一個學生,后來成為藝術評論家的Etienne-Jean Delecluze,把Ingres描述成一個學生:

他的杰出之處不僅在于他性格的坦率和獨自工作的性格……他是最好學的學生之一。他很少參與周圍那些紛亂的蠢事,而且他比他的大多數同門弟子更有毅力地學習……這位藝術家今天所具有的天賦、輪廓的技巧、對形式的真實而深刻的感情,以及具有非凡的正確性和堅定性的造型,在他早期的研究中已經可以看出。雖然他的幾個同事和大衛本人都表現出學習上的夸張傾向,但每個人都被他的宏偉作品所打動,并認識到他的才華。

1799年10月,他被法國美術學院繪畫系錄取。在1800年和1801年,他的男性軀干畫獲得了人物畫大獎。1800年和1801年,他還參加了羅馬大獎賽,這是該學院的最高獎項,該獎項授予獲獎者在羅馬法蘭西學院的四年居住權。他第一次嘗試獲得第二名,但在1801年,他和阿伽門農的大使們一起,在阿喀琉斯的帳篷里獲得了最高榮譽。在這幅畫的右邊,使者們的形象肌肉發達,像大衛所教導的雕像一樣結實,但左邊的兩個主要人物,阿喀琉斯和普特洛克勒斯,活靈活現,舉止優雅,就像精致的淺浮雕。

由于國家資金短缺,他在羅馬的住所被推遲到1806年。與此同時,他和大衛的其他幾個學生一起在巴黎的一個國家提供的工作室里工作,并進一步發展了一種強調輪廓純凈的風格。他從拉斐爾(Raphael)的作品、伊特魯里亞(Etruscan)的花瓶畫以及英國藝術家約翰?他畫的雌雄同體和仙女Salmacis展現了一種新的女性美的風格化理想,這種理想后來在他的《朱庇特與忒提斯》和他著名的裸體畫中再次出現。

1802年,他在沙龍首次亮相,畫了一個女人的肖像(目前下落不明)。在1804年到1806年之間,他畫了一系列的肖像畫,這些肖像畫以其極高的精確度而引人注目,尤其是在織物的豐富性和細微的細節上。其中包括菲利普?里維爾(1805年)、薩賓娜?里維爾(1805 - 06年)、艾蒙夫人(也被稱為La Belle Zelie)的畫像;和卡洛琳?里維爾的畫像(1805-06)。這些女性的臉一點也不細密,而是柔和的,以她們大大的橢圓形眼睛、精致的肉色和夢幻般的表情而聞名。他的肖像通常有簡單的背景,純黑色或淺色,或天空。這是一系列肖像畫的開始,使他成為19世紀最著名的肖像畫家之一。

當安格爾等著啟程前往羅馬時,他的朋友洛倫佐?巴托里尼(Lorenzo Bartolini)向他介紹了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尤其是勃朗齊諾(Bronzino)和龐托莫(Pontormo)的作品,這些作品是拿破侖從意大利戰役中帶回的,放在盧浮宮里。安格爾將它們的明確性和紀念性融入到自己的肖像風格中。盧浮宮里還有佛蘭德藝術的杰作,包括揚?凡?艾克的《根特祭壇》,這是法國軍隊在征服佛蘭德斯時繳獲的。文藝復興時期佛蘭德藝術的精確性成為安格爾風格的一部分。安格爾的風格折衷主義代表了一種新的藝術傾向。盧浮宮最近被拿破侖在意大利和低地國家的戰役中奪取的戰利品填滿了,它為19世紀早期的法國藝術家提供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來研究、比較和復制古代和整個歐洲繪畫史上的杰作。正如藝術史學家馬喬里?科恩(Marjorie Cohn)所寫:“當時,藝術史作為一門學術研究是全新的。藝術家和評論家們在鑒別、詮釋和利用他們剛剛開始認為是歷史風格發展的東西方面,都比對方做得更好。”從他的職業生涯開始,安格爾就自由地借鑒早期藝術,采用與他的主題相適應的歷史風格,因此被評論家指責為掠奪過去。

1803年,他接受了一項頗有聲望的委托,作為被選中的五名畫家之一(與讓-巴蒂斯特?格魯茲、羅伯特?勒費弗、查爾斯?邁尼爾和瑪麗-吉列明?貝諾斯特一起),以第一執政官的身份為拿破侖?波拿巴創作全身肖像畫。這些土地將分配給列日、安特衛普、敦克爾克、布魯塞爾和根特等地級市,這些地方都在1801年的《倫維爾條約》中被割讓給了法國。法國第一執政官安格爾精心繪制的波拿巴畫像,似乎是仿照1802年安東尼-讓-格羅斯(Antoine-Jean Gros)所畫的拿破侖畫像。

1806年夏天,安格爾與畫家兼音樂家瑪麗-安妮-朱莉?弗賴斯節訂婚,并于9月前往羅馬。盡管他希望能在巴黎待上足夠長的時間,親眼目睹當年沙龍的開幕,在那里他將展出幾件作品,但就在開幕前幾天,他還是不情愿地前往意大利。

安格爾在1806年的沙龍上為拿破侖畫了一幅新的肖像,這幅是拿破侖登上皇帝寶座準備加冕的。這幅畫與他早期描繪的第一執政官拿破侖完全不同;它幾乎完全集中在拿破侖選擇的奢華的帝國服裝和他所擁有的權力的象征上。查理五世的權杖,查理曼大帝的劍豐富的織物,毛皮和披風,金葉王冠,金鏈和象征都被呈現在極其精確的細節;皇帝的臉和手幾乎都被華麗的服裝遮住了。

在沙龍里,他的繪畫作品——自畫像、里維爾家族的畫像,以及他的皇帝寶座上的拿破侖一世——受到了非常冷淡的接待。大衛作了一個嚴厲的判斷,評論家們對他懷有敵意。Chaussard (Le Pausanias Francais, 1806)贊揚了“安格爾的筆觸和完成”,但譴責了安格爾的哥特式風格,并問道:

安格爾先生有這么多的才華,一行字寫得那么完美,對細節的關注又那么透徹,他是怎樣畫出一幅糟糕的畫的呢?答案是,他想做一件與眾不同的事……安格爾先生的意圖無非是使藝術倒退四個世紀,使我們回到它的幼年時代,恢復讓?德?布魯日的風格。

羅馬與法國學院(1806-1814)


剛到羅馬不久,安格爾讀到朋友們從巴黎發來的無情的負面新聞剪報時,越來越氣憤。在寫給未來岳父的信中,他表達了對批評者的憤怒:“所以,沙龍是我的恥辱所在;…那些壞蛋,他們等到我走了以后才來暗殺我的名譽……我從來沒有這么不開心過……我知道我有許多敵人;我從來沒有和他們和睦相處過,將來也永遠不會。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飛到沙龍去,把他們和我的作品攪在一起。我越進步,他們的工作就越不像我的。”他發誓再也不去沙龍展覽了,他拒絕回到巴黎導致了他的婚約的破裂。多年以后,當有人問朱莉?弗賴斯節為什么不結婚時,她回答說:“當一個人有幸與安格爾先生訂婚時,他就不結婚。”

1806年11月23日,他寫信給他前未婚妻的父親讓?弗賴斯節說:“是的,藝術需要改革,我想成為一名革命者。”與眾不同的是,他在美第奇別墅(Villa Medici)的空地上找到了一間畫室,遠離其他常駐藝術家,瘋狂地作畫。從這一時期開始,羅馬的許多紀念碑的繪畫作品都被認為出自安格爾之手,但從最近的研究來看,它們實際上是他的合作者的作品,尤其是他的朋友風景畫家弗朗索瓦-馬里烏斯?格拉納特(Francois-Marius Granet)。根據每一位大獎賽冠軍的要求,他定期把作品送到巴黎,這樣就可以判斷他的進步。傳統學者派繪畫的男性希臘或羅馬英雄,但對于他的第一個樣本安格爾發送Baigneuse mi-corps(1807),一幅畫的一個年輕女子洗澡,基于一個雕刻一個古董花瓶,和La Grande Bagneuse(1808),一個更大的畫裸體游泳者,和第一安格爾模型戴頭巾,一個細節,他借用了有人猜測,他最喜歡的畫家,拉斐爾。為了滿足巴黎學院的要求,他還派遣俄狄浦斯和獅身人面像來展示他對男性裸體的掌控。[30]中國英語學習網巴黎的學者們認為這些數字還不夠理想化。在后來的幾年中,安格爾繪制了這些作品的幾個變體;另一幅開始于1807年的裸體畫《維納斯?阿納多墨涅》(Venus Anadyomene)在幾十年里一直處于未完成狀態,40年后才完成,最終于1855年展出。

在羅馬期間,他還創作了許多肖像畫:杜沃凱夫人、弗朗索瓦?馬呂斯?格拉納特、埃德米?弗朗索瓦?約瑟夫?波切特、潘庫切克夫人和臺伯省省長的母親拉?孔德?圖農夫人的肖像畫。1810年,安格爾在美第奇別墅的養老金結束了,但他決定留在羅馬,尋求法國占領政府的庇護。

1811年,安格爾完成了他的最后一項學生習作——巨大的木星和忒提斯,這是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的一幕:海之女神忒提斯懇求宙斯支持她的兒子阿喀琉斯。幾年前他畫的水仙花Salmacis的臉重新出現,變成了Thetis。安格爾滿懷熱情地寫道,自1806年起,他就一直計劃畫這幅畫,他打算“將藝術的所有奢華都展現在它的美麗之中”。然而,批評家們再一次充滿敵意。安格爾是刺痛;公眾對此漠不關心,他的藝術家同行中那些嚴格的古典主義者把他看作是一個叛徒。只有尤金?德拉克羅瓦和皮埃爾?納西斯?蓋爾的其他學生似乎認識到了他的優點。皮埃爾?納西斯?蓋爾是這場浪漫主義運動的領導者,安格爾在其漫長的一生中一直對這場運動深惡如仇。

盡管前途未卜,1813年,安格爾還是娶了一位年輕女子瑪德琳?夏貝爾為妻,這是她在羅馬的朋友向他推薦的。經過通信,他向她求婚,但沒有見過她,她接受了。他們的婚姻很幸福;安格爾斯太太的信心是堅定不移的。在1814年的巴黎沙龍上,當托萊多的唐?佩德羅親吻亨利四世的寶劍、拉斐爾與福爾納里納美術館(福克藝術博物館,哈佛大學)、幾幅肖像畫以及西斯廷教堂的內部裝飾都遭到了普遍的反對和批評時,他繼續受到詆毀。

學院和佛羅倫薩之后的羅馬(1814-1824)


他離開學院后,接到了幾個重要的任務。法國羅馬總督米奧利斯將軍(General Miollis)是一位富有的藝術贊助人,他請他裝飾前教皇官邸卡瓦洛山宮(Monte Cavallo Palace)的房間,以迎接預期中的拿破侖來訪。安格爾為《皇后沙龍》(1811年)和《奧西安之夢》(1813年)繪制了一幅大規模的羅穆盧斯戰勝阿克倫的作品,《奧西安之夢》是根據一本拿破侖欽慕的詩集改編的。Miollis將軍還委托Ingres為他自己的別墅Aldobrandini繪制維吉爾閱讀《埃涅阿斯紀》(1812)的畫作。這幅畫展示了維吉爾預言利維婭之子馬塞勒斯的死亡,導致利維婭暈倒的那一刻。根據龐貝古城的考古發現,內部被精確地描繪出來。和往常一樣,安格爾為同一場景制作了幾個版本:從一個廢棄版本中剪下的一個三圖片段被保存在布魯塞爾的比利時皇家美術博物館(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1832年,他以垂直的形式創作了一幅素描,作為普拉迪耶(Pradier)再版版畫的模型。一般的米奧利版本在19世紀30年代被安格爾重新購買,由助手在安格爾的指導下重新制作,但從未完成;奧西安的夢也被重新購買,修改,但沒有完成。

1814年春天,他前往那不勒斯為卡洛琳?繆拉女王作畫。那不勒斯國王約阿希姆?穆拉特(Joachim Murat)早些時候買下了《沉睡的那不勒斯》(Dormeuse de Naples),這是一幅裸體作品(原作已經遺失,但還有幾幅畫作,安格爾后來在《歐拉斯克利夫》(L’odalisque a’esclave)中重新審視了這個主題)。穆拉特還委托了兩幅歷史名畫,拉斐爾的《福爾納里納》和保羅的《弗朗切斯卡》,以及后來成為安格爾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的《偉大的Odalisque》,來陪伴多默斯?德?那不勒斯。由于穆拉特政權的垮臺和1815年約阿希姆?穆拉特的處決,安格爾從未收到過任何報酬。隨著拿破侖王朝的垮臺,他發現自己基本上被困在羅馬,得不到庇護。

他繼續用鉛筆和油畫創作精湛的肖像畫,幾乎達到了攝影的精度;但隨著法國政府的下臺,這些繪畫委員會變得非常罕見。在他職業生涯的低谷時期,安格爾為許多富有的游客,特別是英國人,畫了許多鉛筆肖像,描繪他們經過戰后的羅馬,從而增加了他的收入。對于一個渴望成為歷史畫家的藝術家來說,這似乎是一件卑微的工作,而對于那些敲他門問:“畫這些小畫像的人住在這里嗎?”他不耐煩地回答說:“不,住在這兒的那個人是個畫家!”在這段時間里,他創作了大量的肖像畫,在今天看來,這是他最受贊賞的作品之一。據估計,他已經畫了大約500幅肖像畫,其中包括他著名朋友的肖像畫。他的朋友包括許多音樂家,包括帕格尼尼。他經常和其他和他一樣熱愛莫扎特、海頓、格魯克和貝多芬的人一起拉小提琴。

他還創作了一系列被稱為“游吟詩人風格”的小畫,理想化地描繪了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事件。1815年,他不僅畫了阿雷蒂諾和查理五世的大使,還畫了阿雷蒂諾和丁托列托。其他同樣風格的畫作包括亨利四世和他的孩子們玩耍(1817年)以及達芬奇的死亡。

1816年,安格爾創作了他唯一的蝕刻畫——法國駐羅馬大使加布里埃爾?科爾托瓦?德?普雷西尼(Gabriel Cortois de Pressigny)的肖像。據知,他唯一的其他版畫是兩幅平版畫:1825年為泰勒男爵(Baron Taylor)的《古代法國之旅》(pittoresques et romantiques dans l’ancienne France)所作的插圖《貝桑松的四位法官》(The Four of Besancon)和一幅《大奧德里斯克》(La Grande Odalisque)。

1817年,曾任法國駐羅馬大使的勃拉卡斯伯爵向安格爾提供了自1814年以來的第一份官方委托,委托他為一幅耶穌把鑰匙交給彼得的畫作畫。這幅氣勢恢宏的作品完成于1820年,在羅馬廣受歡迎,但令藝術家懊惱的是,羅馬的教會當局不允許將其送往巴黎展覽。


1816年或1817年,阿爾瓦公爵費爾南多?阿爾瓦雷斯?德?托萊多(Fernando Alvarez de Toledo)的后裔委托委員會為阿爾瓦公爵(Duke of Alva)創作一幅油畫,以表彰這位公爵因鎮壓新教改革而獲得教皇榮譽。安格爾討厭這個話題——他認為公爵是歷史上的暴行之一——并努力滿足委員會和他的良知。修改之后,最終把公爵縮小到背景中的一個小角色,安格爾沒有完成這項工作。他在他的日記里記了起來:“這是一種必要的力量;我的天,我將永遠愛你。”(“我不得不畫這樣一幅畫;上帝希望它仍然是一幅草圖。”)

他繼續把作品送到巴黎的沙龍,希望在那里有所突破。1819年,他把他的裸體躺La Grande宮女,以及歷史畫,菲利普?V和貝里克的元帥,和羅杰釋放當歸、基于一集在16世紀的史詩奧蘭多阿里奧斯托但是他的工作又一次被批評者哥特式和不自然。評論家Keraty抱怨說大Odalisque的背部有三根椎骨太長。評論家查爾斯?蘭登(Charles Landon)寫道:“經過片刻的關注,你會發現,在這個人物身上沒有骨頭、沒有肌肉、沒有血液、沒有生命、沒有解脫,沒有任何構成模仿的東西……很明顯,這位藝術家故意犯了錯誤,他想做得很糟,他相信要把古代畫家的純潔和原始的風格帶回生活;但他把早期的一些片段和一次墮落的執行當作自己的模型,完全迷失了方向。”

1820年,在佛羅倫薩雕刻家洛倫佐?巴托里尼(Lorenzo Bartolini)的敦促下,安格爾和妻子搬到了佛羅倫薩。巴托里尼是他在巴黎多年的老朋友。他的收入仍然依賴于肖像畫和素描,但他的運氣開始改變。他的歷史畫《羅杰釋放安吉莉卡》(Roger free Angelica)被路易十八(Louis XVIII)的私人收藏買下,掛在巴黎盧森堡博物館(Musee du Luxembourg),那里最近致力于當代藝術家的作品。這是安格爾進入博物館的第一件作品。

1821年,他受兒時朋友帕斯托雷特先生的委托,完成了一幅名為《未來查理五世皇太子進入巴黎》的油畫。德?帕斯托雷還訂購了一幅自己的畫像和一幅宗教作品(《披著藍色面紗的處女》)。1820年8月,在德?帕斯托雷的幫助下,他接受了蒙托邦大教堂一幅重要宗教畫的委托。主題是重建教會和國家之間的聯系。安格爾的畫作《路易十三的誓言》(1824)受到拉斐爾的啟發,純粹是文藝復興風格,描繪了國王路易十三發誓要把他的統治獻給圣母瑪利亞。這完全符合復辟王朝新政府的原則。他花了四年時間完成了這幅巨幅油畫,并于1824年10月把它帶到巴黎沙龍,在那里,它成為開啟巴黎藝術機構大門的鑰匙,也開啟了他作為一名官方畫家的職業生涯。

回到巴黎,撤退到羅馬(1824-1834)


1824年,路易十三在沙龍上的誓言最終給安格爾帶來了決定性的成功。盡管司湯達抱怨“那種排除了神性概念的物質之美”,大多數評論家還是稱贊了這部作品。記者、未來的總理兼法國總統阿道夫?泰爾斯(Adolphe Thiers)慶祝了一種新風格的突破:“沒有什么比這種多樣性更好的了,這是新風格的本質特征。”1825年1月,他被查理十世授予榮譽軍團勛章,1825年6月,他被選入該學院。1826年,薩德爾出版了他的平版《La Grande Odalisque》,進一步擴大了他的名氣。1819年,他的平版《La Grande Odalisque》曾遭到藝術家和評論家的嘲笑,現在卻廣受歡迎。1824年的沙龍也提出了與安格爾新古典主義相反的潮流:尤金?德拉克羅瓦展出了《肖爾的大屠殺》,其浪漫風格與安格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1826年,安格爾的這幅畫大獲成功,并獲得了一項重要的新任務——荷馬神化,這是一幅巨大的畫布,用來紀念歷史上所有偉大的藝術家,它打算裝飾盧浮宮查理十世博物館一個大廳的天花板。安格爾沒能在1827年的沙龍上及時完成這幅作品,而是用格里森耶的字體展示了這幅畫。1827年的沙龍成為了安格爾神化的新古典主義和德拉克羅瓦的浪漫主義新宣言之間的對抗,德拉克羅瓦是薩達那帕盧斯之死。安格爾滿懷熱情地加入了戰斗;他稱德拉克羅瓦為“丑陋的傳道者”,并對朋友們說,他認可德拉克羅瓦的“才能、高尚的品格和杰出的精神”,但“他有一些我認為是危險的傾向,我必須予以反擊。”

盡管他在波旁政府時期得到了相當多的支持,安格爾還是歡迎1830年7月的革命。革命的結果不是一個共和國,但君主立憲制滿意本質上保守,和平主義的藝術家,他在寫給一個朋友在1830年8月批評煽動者”還想土壤和擾亂秩序的自由和幸福那么華麗,所以神贏了。”安格爾的職業生涯幾乎沒有受到影響,在7月的君主制統治下,他繼續接受官方的委任和榮譽。

1833年,安格爾在沙龍展出了他的肖像畫《路易斯?弗朗索瓦?貝爾丁》(1832年)。公眾發現它的現實主義引人入勝,盡管一些評論家宣稱它的自然主義庸俗、色彩單調。1834年,他完成了一幅大型宗教繪畫《圣辛菲林的殉道》,描繪了第一位在高盧殉道的圣人。這幅畫是1824年由內政部委托為奧圖恩大教堂繪制的,畫中的肖像是由主教指定的。安格爾斯認為這幅畫是他所有作品和技巧的總結,在1834年的沙龍上展出之前,他花了10年的時間來完成這幅畫。他對他的回答感到驚訝、震驚和憤怒;這幅畫受到新古典主義者和浪漫主義者的抨擊。安格爾被指責在歷史上的不準確,在顏色上,在圣人的女性外表,誰看起來像一個美麗的雕像。憤怒之下,安格爾宣布他將不再接受公共委托,也不再參加沙龍。后來,他確實參加了一些半公開的展覽,并在1855年巴黎國際博覽會上回顧了他的作品,但再也沒有參加沙龍,也沒有把他的作品提交給公眾評判。相反,在1834年底,他回到羅馬,成為法國學院的院長。

羅馬法蘭西學院院長(1834-1841)


安格爾在羅馬呆了六年。他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繪畫學生的培訓上,后來他在巴黎美術學院(Ecole des Beaux-Arts)也是如此。他重組了學院,擴大了圖書館的規模,為學院的收藏增加了許多古典雕像的模型,并幫助學生們在羅馬和巴黎獲得了公共委托。他去了奧維多(1835年),西耶納(1835年),拉文納和烏爾比諾研究古基督教馬賽克,中世紀壁畫和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他把相當多的精力放在音樂上,這是學院的科目之一;他歡迎弗朗茨?李斯特和范妮?門德爾松。他和李斯特建立了長期的友誼。作曲家查爾斯?古諾(Charles Gounod)當時是該學院的一名退休人員,他描述了安格爾對現代音樂的欣賞,包括韋伯(Weber)和柏柳茲(Berlioz),以及他對貝多芬(Beethoven)、海頓(Haydn)、莫扎特(Mozart)和格魯克(Gluck)的崇拜。他和音樂系的學生以及他的朋友尼可羅?帕格尼尼一起演奏貝多芬的小提琴作品。古諾寫道,安格爾“有嬰兒的溫柔和使徒的憤怒。”當司湯達參觀學院并貶損貝多芬時,安格爾轉向看門人,指著司湯達爾,對他說:“如果這位先生再來拜訪,我就不在這里了。”

1834年,他在巴黎沙龍的失敗并沒有減輕他對巴黎藝術機構的怨恨。1836年,他拒絕接受法國內政部長阿道夫?泰爾斯(Adolphe Thiers)的一項重大委托,去裝飾巴黎馬德琳教堂(Church of the Madeleine)的內部裝飾,因為該委托是先提供給他的競爭對手保羅?德拉羅什(Paul Delaroche)的,后者拒絕了這項委托。他完成了一小部分作品,寄給了巴黎的贊助人。其中一幅是《odalisque et L’esclave》(1839年),畫的是一個金發的odalisque,或者是一個后宮的成員,當一個戴著頭巾的音樂家在演奏時,她懶洋洋地斜倚著。這符合流行的東方主義流派;他的競爭對手尤金?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為1834年的沙龍創作了一幅類似主題的油畫《阿爾及爾的女人》(Les Femmes d’alger)。這個場景的靈感來自波斯的微縮模型,充滿了異國情調的細節,但女人的長斜倚形式是純粹的安格爾。評論家西奧菲爾?戈蒂埃(Theophile Gautier)這樣評價安格爾的作品:“seraglio的神秘、寂靜和令人窒息的氛圍是無法用更好的筆墨來描繪的。”1842年,他又畫了第二幅,幾乎和第一幅一模一樣,但背景是風景(由他的學生保羅?弗蘭德林(Paul Flandrin)畫的)。

他在1840年寄出的第二幅畫是《安條克的疾病》(1840年;這是一幅以愛和犧牲為主題的歷史畫,1800年,當安格爾在他的畫室里時,大衛曾經畫過這幅畫。它是受路易-菲力浦一世之子奧爾良公爵(Duc d’orleans)委托建造的,擁有由學院學生維克多?巴爾塔德(Victor Baltard)精心設計的建筑背景。巴爾塔德是巴黎菜市場Les Halles未來的建筑師。照片的中心人物是一位身穿白衣的空靈女子,她沉思的姿勢,一只手放在下巴上,在安格爾的一些女性肖像中反復出現。

他畫的阿尼約修斯和斯特拉托尼斯雖然只有一米高,但對安格爾來說卻是一個巨大的成功。今年8月,它在新奧爾良公爵位于杜伊勒里宮(Palais de Tuileries)馬爾桑展館(Marsan)的私人公寓里展出。國王親自在凡爾賽宮迎接了他,并帶他參觀了宮殿。有人請他畫一幅王位繼承人公爵的畫像,另一幅出自倫耶斯公爵之手,為丹皮埃爾城堡創作兩幅巨大的壁畫。1841年4月,他終于回到巴黎。

晚年(1841 - 1867)


他回到巴黎后的第一批作品之一是奧爾良公爵的畫像。這幅畫完成于1842年,幾個月后,王位繼承人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喪生。此后,安格爾接到了制作更多復制品的委托。他還收到一份委托,為事故發生地的教堂設計17扇彩色玻璃窗,并為德魯克斯的奧爾良教堂設計另外8扇彩色玻璃窗。他成為巴黎美術學院的教授。他經常帶他的學生去盧浮宮參觀古典和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作品,指導他們直視前方,避開魯本斯的作品,因為他認為魯本斯的作品偏離了藝術的真正價值。

1848年的革命推翻了路易-菲力浦,建立了法蘭西第二共和國,但對他的工作和思想幾乎沒有影響。他宣稱革命者是“自稱法國人的食人族”,但在革命期間完成了他的《維納斯?阿納多梅尼》(Venus Anadyomene),這是他在1808年開始的學術研究。它代表著維納斯,從孕育她的大海中升起,周圍環繞著天使。他歡迎路易?拿破侖新政府的支持,路易?拿破侖于1852年成為拿破侖三世皇帝。

1843年,安格爾開始用兩幅巨大的壁畫裝飾丹皮爾城堡的大廳,這兩幅壁畫分別是黃金時代和鐵器時代,說明了藝術的起源。他畫了五百多張預備圖,花了六年時間完成了這個龐大的工程。為了模仿文藝復興時期壁畫的效果,他選擇在灰泥上涂上油畫,這造成了技術上的困難。關于鐵器時代的工作從來沒有超出由助手繪制的建筑背景。與此同時,在黃金時代,越來越多的裸體畫讓安格爾的贊助人——盧因斯公爵感到不安。1847年,安格爾暫停了這幅壁畫的創作。安格爾的妻子于1849年7月27日去世,他對妻子的去世深感悲痛,最終無法完成這部作品。1851年7月,他宣布將自己的藝術作品贈送給家鄉蒙托邦,并于10月辭去了巴黎高等美術學院(Ecole des Beaux-Arts)教授一職。

然而,1852年,時年71歲的安格爾娶了43歲的德爾菲娜?拉梅爾為妻,拉梅爾是他朋友馬克特?阿讓特伊的親戚。安格爾重新煥發了青春,在接下來的十年里,他完成了幾部重要的作品,包括阿爾伯特?德布羅意(Albert de Broglie)公主的畫像,原名約瑟芬-埃里昂-瑪麗-波林(Josephine-Eleonore-Marie-Pauline de Galard de Brassac de Bearn)。1853年,他在巴黎維爾酒店的大廳的天花板上開始了拿破侖一世的神化。(1871年5月,巴黎公社縱火燒毀了這座建筑。)1854年,在助手們的幫助下,他完成了另一幅歷史畫作《查理七世加冕典禮上的圣女貞德》。1855年,他的作品回顧展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上展出,同年,拿破侖三世授予他榮譽軍團勛章。1862年,他被授予參議員的頭銜,并成為帝國公共教育委員會的成員。他的三幅作品在倫敦國際展覽會上展出,他作為法國重要畫家的聲譽再次得到肯定。

他繼續修改和完善他的經典主題。1856年,安格爾完成了《源泉》(The Spring),這幅畫開始于1820年,與他的《維納斯》(Venus Anadyomene)密切相關。他畫了兩個版本的路易十四和莫里哀(1857年和1860年),并制作了他早期作品的不同版本。這些包括宗教作品,在這些作品中,路易十三的誓言中圣母的形象再次出現:1858年收養的圣母(為羅蘭?戈瑟琳小姐畫的)之后是圣母加冕(為拉?巴隆?德?拉林西夫人畫的)和懷了孩子的圣母。1859年,他創作了新版《圣母瑪利亞》;1862年,他完成了《基督與醫生》,這是瑪麗?阿馬利亞女王多年前為比齊教堂委托創作的作品。他畫了保羅、弗朗西斯卡、俄狄浦斯和獅身人面像的小型復制品。1862年,他完成了《黃金時代》的一個小油紙版本。他最后一幅重要的肖像畫可以追溯到這個時期:瑪麗-布爾德-伊內斯?德?福考爾德、莫泰西耶夫人的坐像(1856年)、78歲的自畫像和j.a. - d夫人。安格爾,原名德爾芬?拉馬爾,都于1859年完工。應佛羅倫薩烏菲齊美術館的要求,他于1858年創作了自己的自畫像。這幅畫中唯一的顏色是他的榮譽軍團玫瑰花結的紅色。

在他生命的最后,他創作了他最著名的杰作之一,土耳其浴。這幅畫再現了他自1828年以來一直在畫的一個人物和主題,畫的是他嬌小的拜格紐斯(Baigneuse)。1852年,這幅畫以方形形式完成,1859年賣給了拿破侖王子,之后不久就歸還給了這位藝術家——據傳說,克洛蒂爾德公主對大量的裸體感到震驚。在把這幅畫修改成tondo之后,安格爾于1862年簽署了這幅畫的日期,盡管他在1863年又做了一些修改。這幅畫最終被土耳其外交官哈立德貝(Khalid Bey)買下,他擁有大量裸體和色情藝術藏品,其中包括庫爾貝的幾幅畫。安格爾死后很久,這幅畫仍然引起了丑聞。1907年,它最初被提議贈送給盧浮宮,但在1911年被贈送給盧浮宮之前被拒絕了。

1867年1月14日,安格爾死于肺炎,享年86歲。他被安葬在巴黎的佩雷?拉切斯公墓,他的學生Jean-Marie Bonnassieux為他雕刻了一座墳墓。他的畫室里有許多重要的畫作,4000多幅素描,還有他的小提琴,這些都是他留給蒙托邦市博物館的,現在被稱為安格爾博物館。

詞條圖集

  • 自畫像3

  • 歷史、神話、宗教作品14

  • 肖像畫9

聲明

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美術百科網的立場,也不代表美術百科網的價值判斷。美術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本站或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禁止商業網站等復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www.aeynqd.tw。

京ICP備18037615號-1 Copyright 2018-2028

ARTPC.CN版權所有

隱私政策     使用者協議

江苏7位数玩法